穆索尔斯基的音乐创作

2009-06-04 06:34:15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创作 音乐 穆索尔 歌剧

核心提要:  童年时代,穆索尔斯基一直生活在俄罗斯的农村,在这里,他不但接受了音乐的启蒙教育,而且接触了极其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同时在与农民的接触中,加深了对下层大众的同情心。这一切对穆...

     童年时代,穆索尔斯基一直生活在俄罗斯的农村,在这里,他不但接受了音乐的启蒙教育,而且接触了极其丰富多彩的民间艺术,同时在与农民的接触中,加深了对下层大众的同情心。这一切对穆索尔斯基的后来音乐生活都起到了不可低估的影响。
     1857年及以后不久,穆索尔斯基先后结识了作曲家巴拉基廖夫、居伊、里姆斯基-柯萨科夫、鲍罗丁,并与他们建立起著名的“强力五人集团”。穆索尔斯基是五人集团中最早推出佳作的一位,也是其中最具创见又不肯轻易妥协的人。他深信艺术家必须开辟自己的前程,不应该人云亦云。他的基本要义是以音符重塑人类的语言,并把这套新建立的理论用于创作《果戈里的婚姻》,遗憾的是这部作品只完成了一幕。
     这样的思想始终牵萦着他,他一次又一次地强调这一观念:“我想说的是,如果我真的能以音符重塑人类藉声音所欲表达的思想与感情,而重塑的成品又能具备音乐性与艺术性,那么就离真理不远了……我所构思的是生活的旋律,而非古典主义。”他认为,自己身负的使命应该就是这样的:“在艺术上史无前例,即直接从生活中创作音乐的散文,将音乐性的散文公诸于世。”这些思想并非全是他独到的创见,在他之前,达果密斯基就曾以歌剧《石客》作为纯真的歌唱语言示范。尽管这部歌剧未竟全功,但是它对后世的示范作用以及达果密斯基理论,都让穆索尔斯基受益匪浅。在此之前,还没有人以这种方式创作歌剧,瓦格纳尤其背道而驰,瓦格纳一直希望从自然语言中剥离出来,从而自成一格。
     穆索尔斯基的歌唱语言观念基于他强烈的民族意识,他希望借助于音乐表达俄罗斯人民的心声。为了实现这个理想,穆索尔斯基决心打破任何梗滞的常规,他鄙夷任何在他看来投合于群众品味、疏于为理想而奋斗的音乐家。
     1868年,穆索尔斯基开始著手他的名作《鲍里斯·戈杜诺夫》。这部歌剧根据普希金的同名悲剧改编,剧本由他亲自完成。与其说是剧本,不如说是一连串眩人耳目的群众盛会来得更恰当,幸好有鲍里斯这个角色穿梭其间,以及作者把注意力由宫中内哄转移到庶民大众的前题,使得全剧得以贯串。这出歌剧虽然取名《鲍里斯·戈杜诺夫》,但它的主题却超然于上,表现了整个俄罗斯的君王、总督、神职人员、弄臣、庶民、田野、城镇与森林。由于种种原因,这部歌剧后来又为里姆斯基-柯萨科夫重新编写。不久里姆斯基版的《鲍里斯·戈杜诺夫》出现在世界各大歌剧院中,并且无视音乐家、批评家的抗议,因循沿用至今。原始总谱迟至 1928年才出现于坊间。原版的《鲍里斯·戈杜诺夫》虽几经人们尝试搬上舞台,但大多数音乐家相信原始乐谱最好经过整修,才可能一鸣惊人。但这仍没有妨碍使后人给这部剧作以伟大的评价:震撼力如史诗,表现出十六、十七世纪之交,俄国历史转折时期俄罗斯人民的觉醒和力量,并最终成为俄罗斯民族歌剧的象征。
     继《鲍里斯·戈杜诺夫》之后,穆索斯基最具生命力的舞台作品是取材于果戈里小说的喜剧《索罗钦斯克集市》(由居伊续成)和《霍宛斯基党人之乱》(由里姆斯基-柯萨科夫续成)。他还根据福楼拜的《萨浪波》和果戈里的《婚事》写了两部歌剧。
     《图画展览会》是一部无愧于杰作之称的钢琴独奏曲,是用音乐描写景物的一个辉煌的典范。他在这部作品中倾注了自己的全部哀思和热情,引起了很多音乐家的注意,仅管弦乐改偏曲就至少有五种,其中拉威尔改编配器的一种最具特色和广为流传。
     接近于音画的《荒山之夜》幻想曲是单乐章的标题性乐曲,有叙事和描绘的特点。
     穆索尔斯基对俄罗斯人民及其语言的感情在他苦心孤诣创作的约60首歌曲中非常强烈地表现出来,其中包括三部杰出的声乐套曲《育儿室》、《死之歌舞》和《暗无天日》。《死之歌舞》的四首歌曲,曲力万钧,震慑人心。曲中和声凌厉紧凑,咏叹调与旋律贴合无间,思想深邃,气氛沉凝。
     穆索尔斯基在世时,他的声名在俄罗斯以外的国家并非全然没没无闻。除了李斯特对他的音乐感兴趣外,当圣-桑携著《鲍里斯·戈杜诺夫》的总谱自俄返法时,这歌剧也成为法国乐坛上的热烈话题。当时的人们也像今天一样,认为穆索尔斯基是一位灵感满溢的业余音乐家。但是许多接受学院式训练的音乐家却未能了解——尽管他的音乐有时显得笨拙,甚至在规则上也错误百出,但是这些粗糙与笨拙,其实都是作曲者匠心营建的效果。穆索尔斯基往往无视于作曲规则存在而故意越轨。当然,他的音乐也使乐于打破规则的作曲家感到极大的兴趣。
     穆索尔斯基是19世纪俄罗斯作曲家中最具创见也最现代的一位,是属于未来的作曲家,或许他自己也深明于此。他在《鲍里斯·戈杜诺夫》的献词上写道: “艺术家信仰未来,因为他生活于未来。”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勃拉姆斯轶事
下一篇:柴科夫斯基

延伸阅读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