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1500套《梅兰芳》服装件件都是戏

2009-11-29 10:52:15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服装 揭秘 梅兰 &mdash

核心提要:        戏里,梅兰芳在舞台上唱戏的镜头,演员穿的都是梅大师当年的行头     戏服细节相当考究     所有的戏装都是手工制作的   推开第二道门,白衣如雪的梅兰芳正在画...

  

  

  

  戏里,梅兰芳在舞台上唱戏的镜头,演员穿的都是梅大师当年的行头

  

  戏服细节相当考究

  

  所有的戏装都是手工制作的

  推开第二道门,白衣如雪的梅兰芳正在画眉更衣。他有些心不在焉,因为他心里有一个女子———那个女子简单地留着短发,旗袍没有装饰。她是孟小冬。他们相遇相爱,然后别离。造型师陈同勋觉得只有白色能代表梅兰芳的气度,而得不到爱情的孟小冬旗袍的颜色都偏冷色调。

  “我要一个‘老’字了得。”这是陈凯歌对《梅兰芳》造型的指示。很简单,却也很难办。造型师陈同勋曾经跟陈凯歌合作过《无极》,他发现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活,“《无极》可以天马行空,但《梅兰芳》却要在最小的余地里做出最好的东西”。最后,他帮《梅兰芳》做了1500套衣服,连群众演员的衣服都是手工做的,全剧组光试装就试了半年。

  【角色造型】

  梅兰芳 技巧:拉长

  “余少群和黎明的身材都比梅大师本人高大,但戏服穿着就好像度身定做,这事太神了,我至今想不通。”

  熟悉孟小冬的人毕竟不多,但梅兰芳家喻户晓,因此黎明的造型师是最难做的。好在黎明本身成名的时间很长,骨子里已经是个明星,这让他跟梅兰芳在骨髓里有极其相似的地方。我要做的,只是让他显得更内敛,更文静。他的衣服在裁剪方面都非常合身,而且要拉长,让他显得更修长,以加强旦角那种文弱的感觉。

  梅兰芳的衣服总共做了40套,黎明穿得最多。除了体现梅兰芳的风采,我还要做到一点———让他跟孟小冬在一起的时候有那种天衣无缝的和谐感。

  长衫

  最小的梅兰芳是于小彤扮演的,他也是新版《红楼梦》里少年贾宝玉的扮演者。他演的梅兰芳才13岁,处在清末,因此留着小辫子。这个孩子基本不用化妆,就是体现他的单纯,晶莹剔透。一笑,就透着一股无邪。这个阶段,他是穿长衫的。

  在余少群和黎明的阶段,他们的衣服就有了变化。同样穿长衫,早期下面打的是绑腿,穿的是布鞋,到后期就改为长衫内套着西裤,穿皮鞋。

  西装

  梅兰芳的中年时期,他开始大量地穿西装。我找了一个老师傅,让他完全按当时的西装重现,这人原来在英国当过裁缝,做出来的西装很有绅士味道。

  梅兰芳在纽约大街演出的时候,有两套衣服——一件灰色偏暖调的西装,还有燕尾服。演出后,他有长达九次的谢幕——先是穿花旦戏装,后来换上燕尾服,最后换上中式长袍。每换一次,都是惊艳。

  戏服

  戏里,梅兰芳在舞台上唱戏的镜头,穿的都是梅大师本人当年的行头,总共有9套。有些行头,连梅葆玖都没上过身。有一套他唱《黛玉葬花》的,是梅兰芳早年穿过的,见过这件衣服的人如今都不在了。这衣服没有洗过,气息还在。有件事情很有意思。余少群和黎明的身材都比梅大师要高,尤其是黎明,肩膀很宽。但是,梅大师的戏服,余少群穿着特合身,就像专门给他定做的。黎明穿着,同样没觉得衣服小。这事太神了,我至今想不通。

  婚服

  梅兰芳跟福芝芳结婚那场戏,最值得一提的是梅兰芳用的发兜,那个兜子就是梅大师在舞台上用的。我想,他这样一个戏曲大师,结婚的时候,装扮肯定有戏曲的元素,就用上了。此外还用了一种舞台上的银饰,装点在前额。

  

  

  

  群众演员的戏装也得讲究

  群众演员 技巧:做旧

  “乞丐的衣服,看着还有口水、油渍甚至鼻涕散发的臭味,但走近一闻是香的。”

  大爷跟我说,关于《梅兰芳》的服装,他就想做到一句话:一个“老”字了得。譬如广德楼,在那个戏园子听戏的人,都是当时社会最底层的人,他们穿的衣服是有汗臭的,看着得像穿了上百年那么旧。怎么做?一般的戏也就拿茶叶过一遍,或者用高锰酸钾褪色,但是这种效果不自然,一看就是故意做旧的。更难的是,《梅兰芳》用的是散光源的灯光,这就要求衣服的颜色有层次。比如一件黑色衣服,你看着是黑的,但是灯光一变,你又觉得这里有点红,那里有点绿。当时找了一个老师傅来染,他都不干,他说:“你要染得不匀?这是活吗?感觉都不是活!”我就叫他这么做,染黑80%,再脱色,再加蓝色。最后出来的颜色是什么?谁也说不上来。但是一拍,镜头里的质感特别好。

  最难的是哪套,说了你都不信!是乞丐穿的那套。那套衣服,你看着简直旧到磨亮,仿佛领子那里还有口水、油渍甚至鼻涕,看着就在散发着臭气,但走近一闻———是香的。这套衣服做旧的时间,最起码得一个月。

  

  章子怡的气质跟孟小冬很贴近

  孟小冬 技巧:去繁

  “章子怡的旗袍造价10万元,但样式简单得没法再简单了,这比《花样年华》里的妖娆更难。”

  章子怡在戏里只穿旗袍,一类外出,一类居家。没想让她变化太多,比如穿洋装,像真实的孟小冬生活中那样。因为这部戏里的孟小冬是梅兰芳心里的一个梦,越纯情越好。帮章子怡做造型,需要改造的东西不多,因为她的外形气质已经跟孟小冬很贴近。

  那几套旗袍,本来用的是台湾的面料,但做出来之后,大爷(陈凯歌)觉得还不够好。朋友给我介绍了一个法国面料商,那种料子就是麻里面混点别的东西,那种染色效果是国内达不到的——雅静至极。可是,我一看价格,绝对超了预算——两千多元一米!一件衣服用不到3米,但对方规定,4米以上才给空运。后来料子买来了,我们就省着用,这头用完拼那头,最后总共做了12件,用了8件,造价10万元。

  孟小冬的性格是很纯洁的,因此章子怡的旗袍在颜色上大体是雅静的。这种旗袍最难做。有件浅灰色的旗袍,偏冷色调。还有一件白色旗袍,上面绣花,花叶是白色的,若隐若现,绣花的针法很质朴,看不出更多工艺的雕琢。比《花样年华》的妖娆难得多。如果单纯往美的方向做,反而没那么多限制,这就是孟小冬的旗袍最难做的地方。

  这些旗袍还要体现人物的情绪。比如她得不到爱情,始终很抑郁,所以她旗袍的颜色都偏冷色调。比较特别的是一件深红色的麻质旗袍,改良了,下面裙摆很大,不开衩。旗袍上我想配铜色的珍珠扣子,但买不到,收藏家那里也找不到。后来有个搞化学的朋友教我把玻璃扣子在高温下嵌入颜色,显得特别透,特别纯粹。

  虽然简单,但不能让她被淹没。比如在人群里,她就穿象牙白的旗袍,当中缀一些小花,显得卓尔不群。大多数旗袍都简单得没法再简单了,有一件甚至连个扣子都没有。偶尔戴支胸花,那都是从民间收藏家那儿找的,很贵。多是银器,还有些玉,金色太俗。

  

  “冬菇头”

  

  终版本:灵动短发

  “她的头发两边做了两个小小的弯,说话的时候会颤动,很灵动的感觉,惹人怜爱。”

  章子怡的头发很简单,就是齐发。其实研究的时候我发现,当时在中国已经有了烫发———很多人用火钳作各种尝试。但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越简单越好———火钳烫发太世俗了。齐发能让她给人一种特别剔透的感觉,也显得青春。两边的头发做了两个小小的弯,说话的时候会颤动,很灵动的感觉,惹人怜爱。这种发型是生活的,更是艺术的,是梅兰芳心目中的一种艺术。

  她头上的饰品也非常简单,没有特别“跳”的东西。我的理念就是“藏”。本身已经简单到没法“藏”了,还得在里面“藏”,真是特别难。

  “裸妆”

  原理念:光透肌肤

  实操作:要化好久

  “皮肤是透明的,有光晕透过,如果上了太厚的粉底,肯定达不到这种效果。”

  章子怡的妆容,我就想保持她那种年轻的质感。皮肤是透明的,有光晕透过,如果上了太厚的粉底,日常的光线肯定透不过。不过,这个看似没化的妆,其实要化好久。尤其是眼妆,是几乎同色之间的渐变,变化特别细小,但要用很多种颜色,还要显得薄透饱满。眉毛也不雕琢,就保留她原来的眉形。

  

  十三燕

  十三燕 技巧:烟熏

  “把新做的黄马褂放在密封的屋子里,四角点香,熏了一天一夜,拿出去晾,再做旧。”

  十三燕是梅兰芳早期成名阶段的一个重要人物,他有一件慈禧御赐的黄马褂。黄马褂不是用来穿的,而是放在家里,表现他是当时的梨园老大。我本来想在天津和台湾找类似的原件,没有找到。因为御赐黄马褂很有讲究,给武将还是给文人,都不一样。后来我只好自己做了一件,然后撑起来,挂在一间密封的屋子里,然后把供佛的香放在屋子的四角,熏了一天一夜,拿出去晾,然后再做旧。试了好几次,才能感觉到这件衣服有了生命。这个方法是我以前学来的,旧时刺绣的人为了让白绢呈现出国画感,就用烟熏。

  

  

  

  梅孟初见

  【情景造型】

  梅孟“邂逅装”

  “她穿着淡蓝色带浅黄条纹的旗袍,这也是梅兰芳眼中看到的孟小冬———很舒服的一个女子。”

  梅兰芳和孟小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穿的是一套白色西装。当时犹豫了很久,刚开始不想用白色,因为很多电视剧里公子哥穿的都是白西装,口袋里还放块手巾,显得轻浮。但是,想来想去,觉得其他色彩还是难以代表梅兰芳的气度。这个白是偏暖的象牙白,一种很粗的质地,人字纹。双袋线,这是完全英式的,一般用在马球装。里面的衬衣浆过,很硬,一碰哗哗响,很挺拔的感觉。这件衣服非常讲究,连领子线都是手工缝的。

  孟小冬穿的则是一件淡蓝色带浅黄条纹的旗袍。这也是梅兰芳眼中看到的孟小冬——很舒服的一个女子。

  

  梅孟分手

  梅孟“分手装”

  “分手那天,她穿了一身热烈的红,而他则穿了初见时的那套白西装,像一个梦的开始和结束。”

  梅孟第一次说分手,是在孟宅。当时孟小冬穿的是云南手工土布做的旗袍,这种布料张爱玲在她的小说里提到过。很挺拔的质感,洗完之后颜色是那种深藏蓝的,闪着黑色的光。梅兰芳则穿着灰色麻质西装,暗色调,就像他当时的心情那般心灰意冷。

  梅孟第二次分手,是在冯宅的派对,两人在那里唱了最后一场戏。孟小冬穿了一身热烈的红,因为她已经下定决心要走,却不想那么伤感。而梅兰芳则穿了初见时的那套白西装。像一个轮回,一场梦的开始和结束。

(责任编辑:华夏综艺网)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