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京剧继承创新的几点思考

2010-09-18 22:27:50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关于 京剧 继承 创新

  图为京剧《霸王别姬》剧照,梅兰芳饰虞姬,杨小楼饰霸王。

  清脆悠扬的京胡声里,古老的京剧走过了二百多年历程。

  
  西皮二黄,生旦净丑;道德伦理,家国情缘。作为一种蕴涵着数千年中华文明精粹的民族艺术,京剧在当代的生存和发展,寄托着世人的关切与期望。从一系列剧目展演,到青年京剧演员研究生班开办;从央视“空中剧院”开播,到京剧唱进中小学课堂,京剧,一次次向着高远的艺术天空奋力飞翔。

  
  新时期以来,党和政府重视京剧艺术,加大经费投入,改善工作条件,培养京剧人才,加强剧目建设。京剧出人出戏出精品,迎来了新的繁荣与辉煌。然而,面对科技发展、社会进步和文化消费多样化趋势,京剧面临着文化市场的激烈竞争。

  
  如何继承传统,改革创新?如何贴近现实,反映时代?如何保留和创作一批唱得响、传得开、留得住的优秀剧目?如何走向市场,赢得观众?京剧在新世纪的命运和走向,越来越多地引起人们的关注。

  
  京剧如何继承与创新

  
  继承与创新是个老话题,又是新问题,二者的对立统一贯穿于京剧发展的全过程。

  
  京剧要继承,也要创新。继承是前提,创新是在继承基础上的创新。没有继承,创新就是无源之水;没有创新,艺术就没有生命力。二百多年来,京剧从雏形到成熟,始终是在继承与创新的交替运行中向前发展的。当年梅兰芳、周信芳等一大批京剧艺术家,在坚守传统的同时,为适应变化的时代,运用新的表现形式创作了时装戏、古装新戏等,极大丰富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得到了行内的认可,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京剧是一门有着规范体系的精美艺术。“一抬脚跨过几丛山,一挥手引来百万兵”。虚拟、写意、程式化,让京剧“数尺舞台,气象万千”。一代代绵延相传的技艺“四功五法”:唱念做打,手眼身法步,构成京剧的精魂,成为京剧区别于其他艺术的鲜明特征。这是京剧的珍贵家底,是京剧自立于世界民族艺术之林的独特审美优势。

  
  一部京剧发展史,本身就是不断继承创新的历史。京剧离开了传统,不能称其为京剧;而如果脱离了当今社会,无视观众审美趣味变更的现实,就难以与时俱进,难以有新的发展。因而,京剧要发展,必须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不断创新。继承,就是要充分认识传统、尊重传统,保留和展演传统的经典剧目,保持和继承传统的艺术神韵和美学特质。创新,就是在尊重艺术本体的前提下,用崭新的视角来展示传统艺术之美,积极吸纳融汇其它艺术之长,为我所用,创造体现当代美的表现手段,赋予京剧鲜明的时代特色,让京剧姓京也姓今。

  
  京剧最初的舞台就是简单的“一桌二椅”、“一块幕布”,简洁的舞台空间是留给角儿唱念做打的。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和物质条件的不断提高,京剧舞台开始“花样翻新”,有了实景,增加了交响乐、灯光;不同艺术手段的融合运用,电动化、影视化的元素开始出现于舞台。

  
  与时俱进的京剧兼收并蓄,为舞台带来了新气象,吸引了许多年轻观众,这是好事。但也有一些创新剧目远离了京剧本体:大投入、大制作,动辄几百万、上千万,追求场面的宏大、视觉的刺激,舞美、灯光、布景豪华气派。剧目不论题材大小,都用交响乐伴奏,打击乐声音震耳,乐队音响淹没了演员的演唱;灯光的使用与演员的表演本末倒置,演员跟着灯光走,表演受到灯光控制,能动性大打折扣;舞台光线暗淡,优美精细的表演,观众难以看清。这些都是创新的歧路。真正意义上的创新,应有益于烘托表演而不是限制之,是强化“四功五法”而不是削弱之。不论京剧舞台多么绚丽夺目,如果不利于表演艺术的展现,就不能算是成功的创新。

  
  创新要有尺度,不可随心所欲。声光电配得好,锦上添花;离了谱,画蛇添足,适得其反。当年梅兰芳大师提出“移步不换形”原则,就是指变革不能影响京剧的审美特征,不能脱离“四功五法”的本体。继承与创新,两者和谐统一,才是京剧发展的动力。

  
  京剧如何表现现实题材

  
  “头带紫金冠,看花枪凌空飞舞”……每当京剧在水袖圆场中起步,西皮二黄中放声时,京剧的虚拟、写意、程式化特点,让人体味到诗意的隽永。人们对京剧的认识就是从西皮二黄、勾脸扎靠中开始的。脸谱、髯口、高靴、戏袍等构成了京剧的鲜明特征。

  
  毫无疑问,京剧的艺术程式主要是在表现历史题材中形成的。如今,社会生活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衣食住行、语言词汇大不一样。京剧如何反映现代人的生活与理想,如何将传统程式化用于现代题材?原来舞台上以鞭代马,以桨当船,现代人乘电梯、开汽车、坐飞机、玩电脑、打手机,如何去表现?京剧最具魅力的水袖、蹉步、扎靠、开打等表演方式,用什么新的样式来替代?这确实是一道难题,也是京剧发展中绕不过去的命题。京剧人一直为此在思考、探索、实践。

  
  新中国成立以来,从60年代初的现代戏调演,60—70年代的“革命样板戏”,到80—90年代的现代戏汇演,以及改革开放30年的现代戏展演,数百台现代戏流光溢彩,《骆驼祥子》《刑场上的婚礼》《蝶恋花》《江姐》《华子良》,以及去年京剧节推出的《走西口》《雷雨》《铁道游击队》《红沙河》等,既有革命英雄主义的慷慨之歌,也有普通人的平凡生活和奉献精神,呈现出鲜明的时代内涵和强大的创造力量,其成功经验值得认真总结。

  
  然而,我们需要清醒地看到,京剧在表现现实题材方面仍没有做到得心应手。有人说,京剧的历史以及本体规定性决定了不是所有的现代题材都适合于京剧表现,因而,应坚持把传统戏与现代戏的二元结构,作为京剧腾飞的两个翅膀。对于现代戏创作,特别是在现代题材的选择和把握上须具备独到的眼光。要深入现代社会生活,善于驾驭生活素材,在对传统艺术深刻融会的基础上,进行新的艺术创造。要在剧本创作、唱词唱腔设计上狠下功夫。通过剧中人物喜怒哀乐的情感变化,来折射时代变迁,触动现代人的情感与心灵,做到寓教于乐,雅俗共赏。排演新戏要坚持以质取胜,反复打磨、锲而不舍,力求成为精品,防止急功近利、粗制滥造。从小戏演起,从成名剧目复排开始,建立起现代戏创作排演的良性机制,真正让现代京剧成为戏剧舞台上的一道亮丽风景。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