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剧《木兰少女》美式碰撞台式

2011-02-03 17:28:50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音乐剧 木兰 少女

核心提要:以幽默创意颠覆经典故事,木兰少女融合美式音乐剧风格及台湾新世代观点于一,两位七年级生逆风出走纽约伦敦,回国踏上远行的路。

     以幽默创意颠覆经典故事,“木兰少女”融合美式音乐剧风格及台湾新世代观点于一,两位七年级生“逆风”出走纽约伦敦,回国踏上远行的路。

     甫落幕的音乐剧“木兰少女”,以混合东西方音乐风格、流畅明快的剧情节奏、在传统题材中巧妙掺入现代幽默,获热烈回响。

     七年级催生演出成功

     果陀剧团艺术总监梁志民赞誉:“音乐性完整丰富、音乐剧场面(musical staging)调度流畅”。每周进剧场一次的资深媒体人赵少康表示“愿意在所有节目里花最多时间推荐”。剧场大师级演员李立群更感叹:“『木兰少女』的成熟演出是我们社会艺文表演的丰收,比照这样的精神创作下去,台湾的歌舞剧前景一片光明。”

     这样成功的演出,很难想象幕后的核心创作者,竟是两位年纪轻轻的七年级生。

     编导蔡柏璋,毕业于台大戏剧系,现任台南人剧团艺术总监,曾赴英国伦敦大学攻读音乐剧,累积近10年的剧场编、导、演经验,剧场风格鲜明且富个人特色。音乐总监王希文,同样毕业于台大,从政治系转至纽约大学攻读电影配乐,回国后从事自由音乐工作,作品曾获2009年金钟奖。

     三地联机少女成形

     两人结缘于台南人剧团作品“K24”,首度共同编导与作曲,便发现彼此想法和调性一拍即合,从此成为长期搭挡。同对西式百老汇音乐剧的钟情与专精,更令两人决定创立“疯戏乐工作室”,开始对台湾原创华文音乐剧的推广,成立后的第一出作品即为“木兰少女”。

     2007年,蔡柏璋在伦敦、王希文在纽约、总监吕柏伸在台北。靠着email和skype,三地跨国在线串连,一边谱曲,一边写歌,“木兰少女”逐渐成形。

     “08和09年的跨年之际,我人在国外住处,听到希文寄来『美丽的错误』的demo歌,听完就感动地哭了。”蔡柏璋回忆说。[page]

  剧本创作幽默讲述

  两人如何看待彼此创作?王希文说,“柏璋在写剧本时,就已将音乐剧的表现形式、歌曲主旨和风格考虑进来,在写作配乐时是很大的辅助。”蔡柏璋则夸奖王希文进步的速度惊人,“他的歌曲诚心服侍剧本、关心角色,将戏发扬光大,而且越来越成熟有力道。”

  新世代的他们,拥有独属两人沟通语汇,也许无厘头,却十分精准。“例如有时候,我会对希文说,『我觉得这段曲子热度不够,现在只有3.8,但我想到4.6。』”蔡柏璋笑说,“希文就会给我白眼,再改写出我要的感觉。”

  也许有些人会说,年轻人的作品“没有营养”、“缺少重量”,对此,蔡柏璋回答的简洁:“我对说教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认为,再严肃的事,都可用开玩笑方式讲述。

  性别议题强烈辩证

  “有人看完木兰少女后跟我说,你根本就是在丑化同志『很娘』的形象,”蔡柏璋说,“但也许你会注意到,在戏中,真正在解决问题的,都是女人和同志。出了事,男人们口里喊的都是『娘』。”剧本嘻嘻哈哈的外皮之下,隐藏的是对性别议题强烈辩证。

  “木兰少女”的剧末,众人高唱“逆风才是远行的路”。新世代创造出的木兰,不止她的诞生走出窠臼,她的结尾也踏上历经自我选择后的全新道路。蔡柏璋说,他相信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想离开、想飞的欲望。当剧场活起来的时候,就是观众心中那个想飞的愿望,悄悄随歌开花释放之时。

  如果说,“木兰少女”开启了台湾原创音乐剧的新路线,除了幕后两位年轻创作者调和国内外剧场风格的创意,及他们谨慎的制作态度之外,也许也因为他们作品中那股自由、“想飞”的生命力,隐藏着强大撼人的感染力。[page]
  

  国内音乐剧亟待长远发展

  与其他类型戏剧相比,音乐剧耗费的成本大、所需的人力多、制作过程费时,国内观众虽偶有机会欣赏国外剧团来台演出“猫”、“歌剧魅影”等知名制作,却少见本土剧团推出同型剧目。

  蔡柏璋与王希文两人的音乐剧背景,来自留学时代流连的百老汇剧场。王希文的音乐剧初体验,是高中时至美国游学看的“美女与野兽”;蔡柏璋大三时至乔治亚大学当交换学生,“我曾坐了16小时的便车,就是为了去纽约看戏。”蔡柏璋说。

  为什么选择音乐剧?“看过电影『曼哈顿奇缘』吗?”王希文指蔡柏璋说,“他特别喜欢那种情绪来了,主角路人大家全体一起大合唱的感觉。”蔡柏璋也同意,“唱歌本来就是表达情感的最好方法。当你难过、或是开心时,不就是哼歌的开始?”

  蔡柏璋从大学走上戏剧;王希文高一时爱上吉他,组过乐团、担任过配乐工作。音乐剧对他们而言,是结合两方特长,更加丰富充沛的艺术形式。两人于2007年达到共识,便分头出走海外,充实领域内的知识经验。

  在纽约时曾师从卖座音乐剧“狮子王”音乐总监Joseph Church的王希文认为,音乐剧不是随便塞一首歌进去剧中即可,重要的是音乐和戏剧的发展,要在不着痕迹的状况下,相互呼应与和谐。

  “配乐需随着剧情起承转合设计,每段旋律和歌的出现应该有原因。”王希文说,“每个音乐环节,都有其动机和目的。不仅要搭配角色的对白,更要忠实地反映戏剧。”

  要抓到音乐剧形式风格,出国留学研读学位并非唯一路径。若能在旅行经验中,多看几出制作,便可在潜移默化之间,抓到基本概念,对音乐剧的表现手法“更有意识”。

  然而,音乐剧除了需要庞大的观众群来支撑其长远发展,制作环境生态的调和也相当重要。“国内戏剧的制作时间向来都太短,”王希文说,“若总是为了档期和制作经费而赶着创作,真的不容易有好作品。”

  以宽裕的时间和费用创作,网罗人才,完成能吸引观众的好戏,拉长剧目演出时程,似乎才是更长远作法。音乐剧观众群仍有待开发,资源也有待累积,好戏也需有人领进场,有人接续演,才得以传唱。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