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中花园 曼哈顿的高空奇迹

2011-05-15 18:30:22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奇迹 花园 空中 公园

  这个高架公园由一段废弃铁轨改造而成。新颖的公园让纽约人可以自由穿行于喧嚣的街道上空。

空中花园 曼哈顿的高空奇迹
  空中花园 曼哈顿的高空奇迹铁路最南端的部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提议可以将剩下的部分改造成公园。
  铁路最南端的部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提议可以将剩下的部分改造成公园。

  这条高架铁路一度延伸至更远处的曼哈顿下城,其右侧是工厂区。铁路最南端的部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提议可以将剩下的部分改造成公园。  

  新颖的公园让纽约人可以自由穿行于喧嚣的街道上空。

  由一段废弃铁轨改造而成的高架公园。公园向南一隅的浓密植被与古老的钢构建筑和周围的城市风光形成了更为鲜明的对比。图片右边的标准酒店矗立在高架公园的旁边。

  这条高架铁路一度延伸至更远处的曼哈顿下城,其右侧是工厂区。铁路最南端的部分于上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之后过了很长时间,才有人提议可以将剩下的部分改造成公园。

激情之吻也许是我们怀念第十大街昔日旖旎风光的唯一理由,现在的第十大街已经成为高架公园的景观中心之一。
  激情之吻也许是我们怀念第十大街昔日旖旎风光的唯一理由,现在的第十大街已经成为高架公园的景观中心之一。夏日的晴空和艳丽的太阳裙让高架公园第十四街入口处荫蔽的“慢行阶梯”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夏日的晴空和艳丽的太阳裙让高架公园第十四街入口处荫蔽的“慢行阶梯”变得熠熠生辉起来。

  激情之吻也许是我们怀念第十大街昔日旖旎风光的唯一理由,现在的第十大街已经成为高架公园的景观中心之一。一座之前再普通不过的天桥被建筑师们别出心裁的改造成了城市露天剧场,剧场内的木制看台一直延伸至街道之上的观景窗格。

  夏日的晴空和艳丽的太阳裙让高架公园第十四街入口处荫蔽的“慢行阶梯”变得熠熠生辉起来,之所以取名为慢行阶梯是因为楼梯阶段之间设置了延伸平台。

带有玻璃的加勒多尼亚(Caledonia)大楼是沿高架公园新建的诸多公寓之一。
  带有玻璃的加勒多尼亚(Caledonia)大楼是沿高架公园新建的诸多公寓之一。位于第十五大街的切尔西市场通道(Chelsea Market Passage)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处阳台。
  位于第十五大街的切尔西市场通道(Chelsea Market Passage)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处阳台。

  带有玻璃的加勒多尼亚(Caledonia)大楼是沿高架公园新建的诸多公寓之一。

  高架公园的某些路段非常适宜于都市漫步,但位于第十五大街的切尔西市场通道(Chelsea Market Passage)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处阳台,在此可以俯瞰城市风光和远处的哈德逊河。随着夕阳的余晖从天空中褪去,晴朗之夜呈现出少有的恬静。

内奥米·戈德堡·哈斯(Naomi Goldberg Haas)的舞蹈公司在切尔西市场通道表演集体舞《穿越秋天》(Autumn Crossing)
  内奥米·戈德堡·哈斯(Naomi Goldberg Haas)的舞蹈公司在切尔西市场通道表演集体舞《穿越秋天》(Autumn Crossing)一辆冰激凌车正在为游客们提供服务。
  一辆冰激凌车正在为游客们提供服务。来自业余天文学家协会(Amateur Astronomers Association)的小观星爱好者正在高架公园上密切注视着夜空。
  来自业余天文学家协会(Amateur Astronomers Association)的小观星爱好者正在高架公园上密切注视着夜空。

  瓦莱丽-赫加蒂(Valerie Hegarty)的油画《哈德逊峡谷及其支流的秋色》(Autumn on the Hudson Valley With Branches)充当了时尚摄影的背景,这里位于西二十大街,高架公园的翻修部分在此结束,而“切尔西丛林(Chelsea Thicket)”段则以这里为起点。去年金秋,内奥米-戈德堡-哈斯(Naomi Goldberg Haas)的舞蹈公司在切尔西市场通道表演集体舞《穿越秋天》(Autumn Crossing),高架公园的这一部分是专门用于公共艺术展示和举行特殊活动的。

  高架公园最南端的甘斯沃尔特和华盛顿街(Gansevoort and Washington Streets)上,一辆冰激凌车正在为游客们提供服务。

  来自业余天文学家协会(Amateur Astronomers Association)的小观星爱好者正在高架公园上密切注视着夜空,下方是车水马龙的第十四大街。从四月到十月,这个观星小组每逢周二晚上都会来此聚集。

高架公园从熙熙攘攘的切尔西街区延伸出去,夜景繁华美丽。
  高架公园从熙熙攘攘的切尔西街区延伸出去,夜景繁华美丽。去年夏天,工人们在高架公园的第二区种树。此时,植物已经枝繁叶茂。
  去年夏天,工人们在高架公园的第二区种树。此时,植物已经枝繁叶茂。高架公园未改造的北段转弯向西而去,几乎抵达了哈德逊河。
  高架公园未改造的北段转弯向西而去,几乎抵达了哈德逊河。

  高架公园从熙熙攘攘的切尔西街区延伸出去,越过左边由弗兰克-盖瑞(Frank Gehry)和让-诺维尔(Jean Nouvel)设计的起伏式现代主义建筑。较矮的建筑是由盖瑞设计的,而后面较高的建筑则是诺维尔的作品

  去年夏天,工人们在高架公园的第二区种树,此时植树是为了让植物尽早枝繁叶茂,好赶上公园二期建设工程完工并在来年春天开放,从第二十大街一直延伸到第三十大街的这段公园长达800米。

  整个高架铁路不久之前还被淹没在杂乱无序的荒草和野花之中,其位于第三十大街以北的第三部分铁路即最后一段依然没有得到改造。

  高架公园未改造的北段转弯向西而去,几乎抵达了哈德逊河。CSX铁路公司依然拥有这部分铁路的所有权,但非盈利机构高架公园之友(Friends of the High Line)希望有朝一日它能成为公园的一部分。如果梦想能够成为现实,那么所有纽约人就能欣赏到风景画上这对情侣所目睹的国庆日烟花盛典了。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延伸阅读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