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付出,别样的收获

2011-06-30 17:07:16   发布(作)者:等你的365天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核心提要:  又是赶集的日子,人拥挤,车难骑过去,只能走着去学校。路过老头修鞋的摊位前,照例浅笑着打了一声招呼。老头说,大雨即将来临,你还不误时啊!我说,灶上人手少,不去乱的一团糟。老头说,那也是。  迎面...

  又是赶集的日子,人拥挤,车难骑过去,只能走着去学校。路过老头修鞋的摊位前,照例浅笑着打了一声招呼。老头说,大雨即将来临,你还不误时啊!我说,灶上人手少,不去乱的一团糟。老头说,那也是。
     迎面碰见一个熟人,他问我给几号灶帮忙?我回答四号。他说相邻的三号灶是他亲戚,愿意的话,给我多出百十元。我呵呵一笑,说迟了。他随即变脸说,四号灶什么人啊,我竟然还干的津津有味,乐此不倦了!
     我满脸幸福地说,低下层的人朴实,简单,憨厚,跟他们黏糊在一起,我特别踏实,也很快乐。反过来说,我从下乡来,自己又是什么高档人!还看不起别人?有何资本啊!他听出我后几句话里带刺,白了一眼,哼笑一声,继而悻悻离开。
     老头接上说,多数人凑红灭黑,社会通势虚荣势利了,我们有看法但没办法。我说慢慢来,只要尽力了,总是有结果的,不过就是多少而已。老头说,别人怎么做无关,我们坚持就行了。
     我说,谁叫我们心肠柔软,谁叫我们撂不下?老头说管它呢,这样活也不见得比别人少什么!临走,我问他要水不?他说天冷,少来点吧!
     房客霞不由逗趣我,老头的大水杯又来了啊?我洋溢不住满脸的兴奋,问她,看我像老头的亲生女儿不?恰逢老公的哥们在旁边,他接茬说,应该给他也发慈悲,他都渴得喉咙冒烟了!我说,人家打掉牙齿往下咽,而活蹦乱跳的他却在这里无痛呻什么吟!
     他明了我指的是老头残废的脚,顿时低头不语了。
     我和霞不由对视一笑,并说他真是阎王看不到小鬼恓惶。
     快到学校了,远远看见陈老师锁门,匆忙小跑。他说没想到我风雨无阻。我说那是因为他另眼相待,开了绿灯啊!他舒心地笑笑,说难怪孩子们那么喜欢我,四号灶不复燃都不行。
     我说这哪里是我的本事,是新来的厨子艺高,孩子们这才倾心相交。他说他都被感染了呢!就看我施了什么法术!我莞尔一笑,没敢再搭言。来之前,四号灶确实不景气。尤其是那夫妻叫我时,大家一致说,任何人不会来,我更不会来,来了也无济于事。
     他们不但将四号灶说的一无是处,且还阻止我去。我就实在想不通了,人,为什么不救人,反而毁灭人呢?有不妥之处可以找出来商量,切磋,改观,非要一棍子将人打晕么?还有,那夫妻俩是老实,本分,不会耍心眼,可无一人看不到他们可怜?任凭老小欺负,作贱?
     来的第一天,那些孩子就让我大开眼界。他们不来四号灶吃饭也罢了,且把垃圾全仍在四号灶周围。我无疑抱打不平。
     “嗨,”我紧紧盯住一个高个子的男生,示意他过来。
     “怎地?”他靠近我,莫名其妙。
     “阿姨想请教你个小问题,能实言相告么?”我决定从他下手。
     “好啊!”他蛮稀奇的。
     “能告诉我,你们为什么不来四号灶?”我直截了当切入主题。
     “你真不知还是装糊涂?”那孩子一点也不避讳。
     “我想知道你个人的想法?”我说。
     “嫌远呗!”他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我从身后拿出吃剩的饭盒,问他扔这个就不嫌远了吗?
     他的脸一下憋得通红,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我不是故意给你难堪,我只是想明白其中原因,如果你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以后,别说是你,就是大家吃剩的饭盒,我一概、全权包揽。”我看着他纯真的眼眸。
     他保持着沉默,刚才那股神采飞扬再也没有了。我觉得这样锋芒露骨有伤孩子的自尊心,连忙让他下台:“去上课吧,不管以后你扔多少,阿姨都会免费为你们捡拾,只是,阿姨认为校园是接受教育的地方,你们好歹都具备素质。”
     孩子不走,也不反驳,还是那样低着头。
     好几个孩子不知发生什么摩擦,陆续跑来围观。
     阿姨有不对的地方,可以给你道歉,但愿你别记恨。看起来你是初三,几天后就中考,要是影响了你的心情,叫我怎么担待?再说,我在这里也呆不长久,得罪你图什么要紧呢?千万别跟我一般计较,我是文盲,不太会说话,有什么不敬之处,你一定要理解。
     他仍旧无动于衷。
     “看来你是不肯原谅我了,这样吧,下顿饭我请你,以示咱们成为朋友,行不?”我诚恳地说。
     他终于抬头了,但眼里没有怨。有的是一念间的思索,这让我心里略略放松点。
     孩子们,快上课了,抓紧时间吧,要不,老师又该训斥了。我挥手那几个孩子,实质是催促他。
     大家一哄而散。
     星期二,三,都没有见他,星期四了,他去二号灶,我专门看他,并朝他投去一笑。他尴尬地回了一下,就以最快的速度躲开了。到了星期五的早晨,他来了。像是鼓了多大的勇气。
     想吃什么?我立即关怀地问。
     谁料女主人拉长了脸:“赶紧走远,对你再好都买不下心!”
     男主人也怒气冲冲:“有钱就在人家哪里吃,赊欠就找我们!”
     “这是我亲戚的孩子,我掌管他的金库。”我一看不对劲,忙替孩子打圆场。
     夫妻俩难免转换了态度。
     “给你馍夹菜,再喝一碗饭。”我不看他的脸色,也不管他吃不吃,只顾低头忙活。
     他犹豫了那么几秒钟,忐忑不安地接过了我的善意。
     “你正长身体,这个不够的,再来点别的?”我说着,就给他舀饭。
     “我想吃花卷。”他说。
     他好不容易开口了,我又岂能错过?
     “尽情吃,吃饱了才有力气上考场!”
     “那……再给我个蒸饼,最好——放点青椒。”他的精神来了,这是个好兆头,趁此抚平孩子的“创伤”。
     “再来还找我。”看着他狼吞虎咽,我甜蜜地笑。
     他感激地望了我一眼,而后向教室的方向走去。
     男人说,给了多少次机会了,不顶用。女人说,现在的孩子根本没有感恩的心。我说总得试试,再就是改变方式和方法。夫妻俩不以为然地摇头。
     下个星期了,有事耽搁,我第二天才来。女人说,那孩子破例清帐了。男人说,还带来了一大帮孩子。我激动的心跳加速,那神情真比挣了工资还乐癫。
     其次是老师们的漠视。此后的半个月,本来是轮老师们上四号灶,但却无一到来。只有管灶的郭老师端着碗,也显得是极不情愿。
     “郭老师,你来恐怕也是掩人耳目吧?”我说这话的时候,夫妻俩吓得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哪里,哪里?我从来不挑剔。”郭老师眯缝着眼。
     “尝尝我这个新来的手艺,如果质量数量通不过,请多指点,也好让我知错就改!”我笑盈盈地把心里话抛给他了。
     “那没得说。”
     “你要是满意了,多来两趟,也算给全体师生起到了表率作用,我可指望你呢!”我装馒头时,给他多装了一个,且给他装了个大的。
     没几天,有的老师的孩子就来买馒头,有的买时,顺便在四号灶把饭吃了。不到一个月,他们就啧啧称赞说,四号灶不错啊,以前怎就不来呢!
     陈老师每次开关门,故意为难,说我不知道校园的政策,不准外人随意进出么?经过大家的传说,评论,以及他对我最近的了解,眼神转变了一百八十度。连苏老师都问我,怎么放倒、征服哪个老顽固的?
     我说嘴皮几乎快磨破了,再给他指指嘶哑的嗓子。他说不尽然吧?我只好实话实说,人心的温暖啊!
     他说他都被我的一腔热情感动了,且对我的壮举刮目相看。我说他别见米汤起皮了,再这样说,我这个不是他学生的学生都快钻地缝了呢!他说事实呢,没人愿做,无人敢做的事,我却在不知不觉中做成了。我说他不是常教学生,要有一股咬铁啃钢的韧劲吗?
     他说,说起来轻巧,做起来何其之难!
     下午回家时,许多女生聚集在校门口怪看着我,并窃窃私语。
     “美女们,你们好!”我微笑着问候。
     “阿姨,你也好。”其中一个女生礼貌的回敬。
     “是不是议论我这么漂亮,为什么要委屈在四号灶呢?”她们没开口,我先自我标榜。
     “恩,是的。”
     “那你跟阿姨说,学过安徒生‘卖火柴的小女孩’么?”我猛不防来这么一句。
     “学过。”她们异口同声。
     “如果你们看到她,会伸出援手么?”
     “肯定会啊!”
     “但是我们怎么可能遇到她?”
     “那不过是童话故事罢了!”
     “各个学校有蛋奶。”
     “贫困生也有补贴。”
     “再怎么也不会流落街头。”
     她们像小燕子,你一句,我一句叽叽喳喳起来。
     “孩子们,其实呢,你们学故事不是为了过眼福,也不是为了贪图一时的快感,就是为了有天能用在现实当中。如今的条件是上了层次,你们是吃穿不愁,但那是表面现象。你们用心灵观察过社会么?”
     我心情非常沉重地说:“四号灶就是最鲜明的例子,难道和卖火柴的小女孩不能相提并论?四号灶的惨淡你们也看见了,如果照此下去,下学期就要关闭了。你们说,和小火柴的小女孩有区别吗?”
     孩子们刹那鸦雀无声了。
     “你们说肮脏,我亲自下厨,你们说饭菜不合口味,我找厨师,你们嫌远,我给你们送去。要是你们还不来,那我就抽身而退,但起码你们要让我知道,我究竟失败在何处?”
     孩子们都默不作声了。
     “我们没要你们救赎,可你们得有爱心,你们能同情卖火柴的小女孩,怎就不能怜悯我们呢?”我道出肺腑之言。
     “阿姨,你是她家什么人?这么卖力拉拢我们?”一个双眼皮的女生忍不住问。
     其他见她带头了,也纷纷指向我。
     “他们多付你钱吧?”
     “到底和你什么关系?”
     “六百还是八百?”
     “试问卖火柴的小女孩有什么回报你们的呢?”我说:“她要是像你们富有,就不会沿街乞讨了!还有,我们非亲非故,我也是无偿、无私,无悔。”
     大家一时语塞。
     “阿姨,你真心帮四号灶吗?”
     “我相信这点小事你们能做到,你们也应该相信我的行动,因为,咱们都是举手之劳,或是不费吹灰之力。但却能在点滴中孕育出平凡和伟大,这不仅是你们学习的意义,也是我做人的价值。”
     “受益匪浅。”一个胖乎乎的女生欢呼。
     “代表四号灶谢谢你们这些美女,明天再攀谈。”手机适时地响起来,我不得不恋恋不舍地告别。
     孩子们想张口叫我阿姨,但我已走出了她们的视线。然而,我相信,四号灶黎明的曙光已经来临。同时我也相信,别样的付出,一定会有别样的收获。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考场中的遐想
下一篇:小窗幽记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