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 艺术品市场危中寻机

2012-03-14 21:28:58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核心提要:...

[华夏综艺网(www.yszyz.com )时时为你提供艺术新闻、动态、资讯。]
  

   中国当代艺术市场从2011年全年截然不同的市场表现来看,无论是天价辈出还是频繁流拍,仿佛都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操控着,它时而拉高价格,时而又离你远去,时而艳阳天时而又是连阴雨,让很多人直呼“看不懂市场”。而从全球最大的艺术市场分析网站Artprice发布的新一轮当代艺术品交易情况以及全球艺术市场主要发展趋势的分析报告来看,全球都对中国这一新兴市场保持乐观,认为过去一年最显著的变化无疑是艺术市场的地缘政治正从西方转向东方。受到持续发展经济的推动及高端需求的增大,中国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大的艺术市场。那么这只无形的手是什么?是号称买断全球的中国富豪,还是西方老牌拍卖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跑马圈地?是众多实力藏家的频频出手,还是银行资本的推波助澜?本期聚焦栏目将立足于即将拉开大幕的2012年春拍,从拍卖公司、实力买家、信托资本等角度,对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进行剖析,力求找出这只操纵市场的“手”,并从中窥探市场的未来。

  “如果是精品,市场仍将竞逐追捧,从纷繁的2011年拍场现象中,我们便可以找到线索,拍卖市场悄然发生着的变化,并非仅仅是数字的升降。”

  拍卖——重要拍品、精品具有抗跌力

  2011年春的火热行情让很多人对秋拍充满期待,可随着秋风卷走的不仅仅只有落叶,也有一件件流拍作品以及唱高市场的信心。调整,无可奈何的调整,哪怕有那么多文交所如同黄梅天的霉菌般冒出来,哪怕到处都在议论艺术基金、金融大佬入市,哪怕媒体上都在说文化强国艺术盛世,调整,仍是2011年秋拍预示的2012年“天气预报”。但2011年秋拍的状况也透露出中国藏家的渐趋成熟,判断力和眼力在不断提升,对拍品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真、精、稀”拍品更加受关注。2012年初,全球经济阴霾,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怎样的变局?艺术品市场除与经济密切相关外,参与者的市场信心也是其关键因素。

  根据年初Artprice发布的分析报告来看,经历了2011年春的“艳阳天”,也抗过了深秋的“连阴雨”,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国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依然保持住了全球最有活力市场的位置。

  根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的统计,中国艺术品市场2011年全年成交总额934亿,比2010年573亿成交额高出63%。2011年秋拍总成交428亿元,与春拍基本持平,且2011年秋拍参拍公司、拍卖专场、上拍量等创历史新高,拍卖规模的急剧扩张和外部经济环境的不确定之间的矛盾导致2011年秋拍出现历史上最低的成交率,仅为41%。四季度38.36%的上拍量增幅仅带来15.47%的成交量增长。这一轮上涨行情强弩之末的势头显而易见。

  “从2009年至今,中国艺术品市场一直在上涨,2012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可能正式进入调整期。”北京邦文当代艺术投资学术研究部总监赵孝萱表示。“高估价预期与市场谨慎观望情绪,形成了2011年秋拍市场最显著的矛盾特征。原本不错的拍卖成绩,在与春拍大放异彩的成交结果的比较及拍前由此产生的超高预期的双重压力之下,显得弱不禁风。多家媒体上频频出现的‘拐点’字样,更是加剧了市场中的悲观气氛。但在我看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经历这种调整,并非是件坏事,这样袭来的‘阵痛’会让浮躁盲目的投资资本被剧烈的震荡给抛出去,挤掉更多的泡沫。如此,更有利于市场未来的良性发展,让拍卖回到藏家市场而不是炒家市场,让市场上多点真心热爱艺术的人,而不只是些想靠艺术赚钱的人。2011年,即使拍卖出现资金助力的高涨行情,但中国艺术品一级市场并没有受到太多影响,来自北京798艺术园区、草场地艺术区的画廊也没太热,但今年会觉得更‘冷’,当代艺术市场将进入另一波严冬,市场将面临另一波激烈的淘洗。瓷杂与紫砂之类的板块因市场规模较小,会比书画遭遇更大幅度的调整。”

  与欧美艺术品市场相比,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冷”“暖”周期较短,通常为2至3年。从近10年来看,2003年秋拍,“非典”过后艺术品市场迎来飞跃性的上扬,此后2005年、2006年进入两年左右的调整期,2007年再度启动,2008年底开始又进入为期一年的新调整期,2009年初出现“井喷”,2010至2011年上半年连续急涨,然后2011年秋拍进入调整。

  中国艺术品市场这种周期性较短的特征,与市场正处在一个大的上升通道有关。随着经济发展和国运振兴,人们投资、收藏与消费艺术品的能力与习惯也在不断地形成之中。有研究指出,一个国家的年人均收入达到4000美元时,艺术品市场开始出现需求,而当年人均收入达到6000美元时,艺术品市场就会兴旺起来,年人均收入超过9000美元之后,艺术品价格将被迅速拉升。

  中国文物艺术品拍卖在2008年下半年到2009年上半年期间受到金融危机影响以来,从2009年秋拍开始,一路增长,截至2011年春拍,历经4季,每季增长幅度均在一倍以上。2011年春拍,是继2007年秋拍之后的又一个历史高峰,各大拍卖公司的业绩纷纷创出历史新高,10家公司共成交205.09亿元。

  2011年,中国书画依然占据整个市场的绝对性份额。在10家公司348件超1000万元中国书画拍品中,就有207件为近现代书画作品,成交总额达57.49亿元。这里边,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李可染、傅抱石、陆俨少、黄胄等人尤为突出,占据绝大部分。

  尽管单从数据上来看,2011年的秋拍数据确实比较“萧瑟”,但赵孝萱认为,重要拍品并不会受到影响:“如果是精品,市场仍将竞逐追捧,从纷繁的2011年拍场现象中,我们便可以找到线索,拍卖市场悄然发生着的变化,并非仅仅是数字的升降。首先是,重要拍品的成交仍然喜人。尽管秋拍的成交总额与成交率环比春拍呈现下降走势,但是精品的成交却未受到重大波及。目前来看,秋拍已有超过百件拍品成交价超千万元,新产生的拍卖纪录达20项左右。其中,中国嘉德有60件作品超千万元成交,两件书画的成交价过亿元,产生新的拍卖纪录6项。齐白石1931年作《山水册》以1.94亿元成为2011年秋天内地拍场中首件过亿的拍品;王翚《唐人诗意图》以1.265亿元创出其作品拍卖新纪录。另外,傅抱石、黄宾虹等也创下了画家新的拍卖纪录。北京保利也有2件过亿元的拍品成交,过千万拍品达83件。”

  资本——水往低处流,“钱”往高处走
  2011年迟迟不能散去的欧洲金融危机让欧洲的艺术品交易市场也显得“不在状态”,而热闹了好几年的艺术品金融化道路在中国也是走的跌跌撞撞。中国艺术品市场的规模只用了几年的时间就“赶英超美”,中国企业们也正在以“摩根大通”和“MoMA”为榜样,一路狂奔……

  2012年初,全球经济阴霾,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将迎来怎样的变局?艺术品市场除与经济密切相关外,参与者的市场信心也是其关键因素。雅昌艺术市场信心度调查显示,认为当前适合购买艺术品的比例由2011年47%到48%上升到当前67.82%。这印证了人们对长期艺术品市场走势持乐观态度,短期市场调整反而是行家入市、藏家入手的好时机。邦文董事长黄宇杰也表示:2012年国家的房地产限购政策仍将持续,股市也面临大规模整顿,相对于波澜不惊的房市、股市,艺术品市场却风景独好,将会受更多关注。虽然在2012年中国仍将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波及,经济发展有所放缓,但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交易行情不会有太大影响,经济的动荡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艺术品的交易、流动。

  AMRC艺术市场分析研究中心主任赵力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从2011年的情况看,2012年金融资本在当代艺术市场金融资本虽然活跃,但是实际影响力还比较小。此外金融资本目前在艺术品市场中还处于试水的状况,因此普遍强调风险意识,所以一般会选择市场成熟、二级市场价格透明的艺术品品种,现阶段还比较回避当代艺术。

  由于艺术机构和基金的介入,中国的艺术品市场更加国际化和金融化,各大艺术板块全面开花,同时加快了板块轮动的节奏。2011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总成交额虽然创历史新高,瓷器的表现却不尽如人意,尤其是在2011年秋拍的表现中,可以用“萧条”一词来形容,古籍善本和邮票等小门类却表现抢眼。然而大多数艺术品收藏存在随机性,艺术品征集也存在不确定性和不可复制性,下一个登堂入室的会是哪一个板块,一切皆有可能,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如今的艺术品市场,板块轮动已然成为常态,各板块的龙头轮番成为市场热点,推动整个市场逐步上扬,板块轮动将带给投资者赢得大盘的机会。

  批评家陈默对于金融危机对于中国艺术市场的影响,有着自己的看法:“这也是一个在市场比例或比值的关系中看的问题。去年我有一篇文章,说到了资本和艺术市场的关系。当资本在投机前提下注入的比例不正常的时候,市场就不真实了。这种‘不真实’,不要说这次来了金融危机,就是金融危机不来,它堆积到了一定程度,一定会像垒得很高的一堆鸡蛋,会坍塌的,坍塌的话,一定会有相当多的蛋被打碎。那些以玩股票的心态来玩艺术品的人,一旦见不好玩了,赚不到钱的时候,他们就会跑,会‘退潮’。退潮之后,又回到了那句老话,‘退潮才见光屁股,才见裸泳者。’你看看有几个是‘穿’衣服的?浑水摸鱼的都显出来了。有一些本身不错的(资本)应该可以留下的,不幸的是也跟着头脑发热出问题;而其中大部分的‘人’本身就没有‘穿’衣服;有一些可能是有衣服‘穿’,但却把衣服脱掉了。这里面包括许多不诚实的艺术家、艺术机构、藏家以及投资或投机资金。由于其“作乱”程度不一,可以根据他们参与的实质情况,分一下质量层次的。就像房地产泡沫一样,房子是干什么的?就是住的。你买来干什么?买来住。如果在正常健康的供需和管理条件下,房地产是没有理由炒起来。本该卖2000块钱一平米的房子爆炒到2万,那还是房子吗?还能买得起吗?你还敢住吗?艺术品市场的道理也是一样的。艺术品按照作品内质分出高端、中端、低端,在一定范围和程度上进行欣赏、交流、收藏,从而形成一个有限的‘小众’市场,但它终究是个锦上添花的东西,不能解决吃喝拉撒等根本问题。如果说到‘价值’,一个在于大众性的普遍的欣赏价值,另一个是中高端的艺术家作品的被关注性和稀有性达到一定峰值,会有保值和增值的功能。(当然,对于低端艺术品而言,由于其‘生长’周期和面貌的不确定性,往往在市场低迷时被看淡。)”

  2012年金融资本在当代艺术市场会起到怎样的作用,在其中扮演怎样的角色,雅昌文化副总经理、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AMMA)负责人关予也有自己的看法:“金融资本在2012年会减缓进入艺术品市场的规模和步伐,这和金融资本短期增值需求有密切关系,同时艺术品市场一些交易规则和交易平台相关措施的缺乏也有一定的阻碍。但总的趋势上来说,金融资本会越来越多关注艺术品市场,同时也会打破艺术品市场原有发展规律和价值认知。金融资本运作方目前还没有完全了解艺术品市场的门道,但加以时日,这类资金对艺术品市场以及艺术品市场与更广泛社会群体之间的互动、甚至艺术本身的发展都会产生影响。”

  “2012年艺术市场整体情况不容乐观,将遭遇非常严峻的挑战。”赵孝萱认为,从股市、房地产中撤离的资金也会流入艺术市场:“如果从总体经济环境来看,中国经济虽将持续增长,但抑制房价和控制通胀的政策将延续,地方财政的问题可能爆发,投资预计会再放缓,加上欧债危机和美国经济疲软将继续影响全球的金融环境。这些外部问题势将造成艺术市场的波动,而波动的幅度取决于整体经济环境的恶化程度。如果从艺术市场内部情况分析,因股票、房地产和其他投资渠道无法获利,艺术市场从2009到2011年出现了大多头行情。艺术品拍卖市场已连续5季快速上涨,为了拉高成交量,许多拍卖公司推出多次上拍并高价成交的拍品,这使市场积累了相当幅度的价格泡沫。市场疯涨井喷,必须稍停一下盘整休息,才更有利于市场的后续发展。2011年秋拍的成交量萎缩是个警讯。虽然,今年可能会有更多的艺术基金加入,但艺术基金的资金量毕竟是市场成交总量的一小部分,且艺术基金的募集与投资者的信心,必定也受整体金融环境的影响。

  虽然“好作品都卖不出去的市场”也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但艺术家离市场远一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许我们应该想一想梵高,那个生前只卖出过一幅画的艺术家,为何在100多年后还能感动着世界。

  市场——紧跟国际环境,井喷后谨防泡沫

  雅昌艺术市场信心度的调查,印证了人们对长期艺术品市场走势持乐观态度,短期市场调整反而是行家入市、藏家入手的好时机。2012年国家的房地产限购政策仍将持续,股市也面临大规模整顿,相对于波澜不惊的房市、股市,艺术品市场却风景独好,将会受更多关注。虽然在2012年中国仍将受到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的波及,经济发展有所放缓,但艺术品拍卖市场的交易行情不会有太大影响,经济的动荡会在一定程度上促进艺术品的交易、流动。

  资深艺术评论家汤哲明在谈起2011年秋拍的行情调整时,比较了中国书画上一轮市场周期中2005年爆发的调整行情的异同:一方面极其相似,一旦大买家买不动了,行情就快速掉头,而行情一有调整,就立刻快速下滑;另一方面又很不相同,2005年调整行情出现时市场氛围类似股市的“崩盘”,市场参与者觉得大难临头,惶惶不可终日,而2011年秋拍的调整并未影响市场的运作,该成交的拍品照样成交,该拍出高价的拍品照样拍高价。他还特地谈到了另一种不同之处,那就是2005年市场行情火爆时,所有的画家不管名头的大小鸡犬升天,中小名头的画家甚至涨得更凶;而这一次却是涨的大涨,不涨的只有小涨,呈现两极分化的行情。他还指出,这一次南方拍卖市场表现也与北方不同,这又和参与这一波行情的买家有关系。据他观察,南方富豪的资金,没有像北方富豪的资金那样大规模入市。

  对此,中国嘉德副总裁胡妍妍也有同感。她表示经过2011年秋拍,大家已经欣喜地看到优质的作品立于不败之地,专业的解读得到认可,合理的估价有人捧场。买家眼光锤炼得雪亮精准,场面越加理性和成熟。齐白石的山水册页经历了16 个春秋,从517 万元涨到1.94 亿元;王翚的唐人诗意长卷,也经历了10 年,从750 万元涨到1.26 亿元。其中道理正是艺术品投资的趋向和规律所在。超越时间而魅力不减、意义犹存、价钱还增的作品,终究成为收藏与投资的明星。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龚继遂说:“好市场是坏作品能卖出去的市场。”在艺术品市场蒸蒸日上的局面中,在张晓刚、方力均、岳敏君等“千万元艺术家俱乐部”成员的影响下,在国外买家的鼓励下,一时间出现了无数的跟风之作。前几年,走进北京的798艺术区,随处可见充斥着无神的双眼、咧开的大嘴、光光的大脑袋的作品,仿佛中国就是一个精神病院。

  在充沛的资金支持下,各种大型作品也层出不穷,为一个展览花上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在众多人力物力打造之下,各种大型装置、行为作品的形式令人眼花缭乱、叹为观止,而其含义却通常只能由艺术家本人来揭开谜底。据说,这样的作品大多富于社会学、人类学、哲学层面的深意,然而那些舶来的形式和语言是否能够真正表达当代中国人的精神世界?

  随着艺术品市场的降温,798艺术区日渐冷清,“大脑袋”和那些巨型装置也比以前少见了。这或许倒是金融危机为中国做的一件好事。中国的股市、楼市存在着泡沫,中国的艺术更存在着泡沫。泡沫总是要破的,早破总比晚破要好。

  虽然“好作品都卖不出去的市场”也并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但艺术家离市场远一点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或许我们应该想一想梵高,那个生前只卖出过一幅画的艺术家,为何在100多年后还能感动着世界。

  “分析数据来看,在众多影响市场走向的因素中,国家的整体实力发展与全球经济走势依然成为最大的影响力。”

  调研三 2012谁最具有救市条件
  无论书画在2011年流拍的数量多么触目惊心,在国内乃至全球范围成交趋势下滑多么明显,其成交率又是如何创新低,但其龙头老大的威名还赫然在列:据世界著名艺术市场信息公司Artprice近日公布的信息,齐白石《松柏高立图》以5720万美元高价名列“2011年全球艺术品最贵艺术品TOP10”之冠;王蒙《稚川移居图》以5530万美元屈居其后;3667万美元的徐悲鸿《九州无事乐耕耘》名列第六。占据艺术品市场主流地位的中国书画被公认是2012年“救市”良方。

  不能否认,无论2012年市场会如何发展,中国书画的行情仍然具有强大的惯性,且是各个拍卖门类中的主导性板块,尤其是近现代书画依然会成为拍卖领域中最大的交易门类,差别仅在于不同的流派和不同的艺术家将陆续呈现新的成交纪录。

  虽然2012年的中国艺术品市场还未及谈论“救市”,然而毫无疑问,要使其再度亢奋起来,还是需要中国书画,而近现代书画更具“救市”条件。在此记者根据多位行家和藏家的建议,对其近现代书画名家大致罗列分类,这些分类会随着拍品的成交随时更换次序。

  一线艺术家:齐白石、张大千、李可染、傅抱石、徐悲鸿、黄宾虹、潘天寿、黄胄、陆俨少、林风眠,作为排名前十的艺术家,他们的艺术成就和艺术风格已被认可,其中已有五位进入亿元俱乐部,这些艺术家的精品出现,无论价格多少,有雄厚资金的藏家或者基金还是要把握住机遇,精品总是可遇而不可求,且会在市场上越来越少。

  二线艺术家:李苦禅、石鲁、吴冠中、赵望云、刘海粟、钱松嵒、关山月、溥心畬、蒋兆和、周思聪等,比起一线,这批艺术家的价格还相差甚远,未来10年,二线画家中极有可能有人跻身于一线画家,特别是那些作品存世量少的,如李苦禅、石鲁、赵望云等人。在这批人中,吴冠中的作品迈入亿元也是指日可待,从2011年秋拍已有端倪。

  准二线艺术家:高剑父、高奇峰、赵少昂、程十发、黎雄才、王雪涛等,这是艺术品市场中的少见的真空地带,尤其是岭南画派,相比较其他,其价格潜力优势极为明显,尤其在2011年秋拍,当其他艺术家的作品大多流拍时,岭南画派异军突起,无论在北方还是南方,以致有行家用“南北通吃的硬通货”来形容。记者特别推荐“岭南画派”的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这两位艺术家在市场上本该有不俗的表现,然而由于历史与地域的因素,在以往的拍卖中,他们的作品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厚爱”,记者认为他们作品的价位还有很大的升值空间,与其倾家荡产买一线艺术家的一般作品,还不如多买几幅他们的代表作和大幅精品作为投资的重点,他们的作品同样属于不可再生资源,这些准二线艺术家的艺术水准不见得低于其他两个级别的艺术家,只是其缺乏宣传手段或者挖掘的方式有时间先后而已。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