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程艳水墨画:石玉而川媚

2013-07-29 20:36:16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核心提要:程艳作品欣赏《惟生命之绚烂》程艳作品欣赏《至清 至情》  作者:赵文成  人们对怒放娇艳的花朵,总是喜爱的,而对一种单纯的美,往往是曲高和寡,对美的欣赏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由绚烂归于平淡,由显露归...

程艳作品欣赏《惟生命之绚烂》 程艳作品欣赏《惟生命之绚烂》 程艳作品欣赏《至清 至情》 程艳作品欣赏《至清 至情》

  作者:赵文成

  人们对怒放娇艳的花朵,总是喜爱的,而对一种单纯的美,往往是曲高和寡,对美的欣赏总是一个渐进的过程,由绚烂归于平淡,由显露归于含蓄。这就是我对程艳绘画过程的理解。

  初始,程艳的中国画以传统为根基,宋人的小品;元人山水都是她摹写的对象。她虽不追求逼真的复制,但求其神采,仿其笔意更胜一筹。这些都大体能反映出她初期的广泛吸收与斟酌弃取,并由此形成了华美典雅的特点。程艳不止步于此,其后来她也摹写一些的任伯年花鸟人物小品,她用笔大胆,但腕力还不够强,她开始思考进行一些尝试性的变化,把笔法功力转化为情致意蕴,此时她的写意花鸟便出现了与工笔花鸟不同风格的画面。

  诗文之中,有以高古简括胜者,有以芊丽精巧胜者,画亦如此。画者“创发丽思,神明于法度,为大雅之宗“,既要秉承法度,又要不失新意,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她以寥寥数笔,几分点染表现”清如水碧,洁如霜露“的美感,洗去宋元之铅华,走向自然。这样作品的柔秀淡雅,足以看出她在求索过程中的变通与融汇。

  她绘画的转变得益于用水一一没骨画法,渐渐由浅到深,露出轮廓,仿佛湿笔未干,留笔处,虽花草平常,但水墨氤氲。使人忘却了灯红酒绿的都市喧嚣,留下了淡如清风的浅斟低酌。她在借笔墨表达意象时,遵循仍着一条哲学原则,那就是“既雕而琢,复归于朴”。朴,乃未加工之木料,意指朴素、天然形态,又所谓“绚烂之极归于平淡”,与“既雕而琢,复归于朴”同理。用笔墨表达一种去奢从俭、弃繁华而近朴素的艺术。

  她这种含蓄的表达方式,造就了她“既雕而琢,复归于朴”的高雅审美情趣。这也正是中国传统的民族精神和美学特点。

  梅雨初霁,暑湿难挡,然读着程艳的画好比看腻了盛世繁花,而暮然小憩于这样的清品中,的确使人非常惬意。她的花鸟画,风格淡雅轻柔,“淡是无涯色有涯”是美学的至高境界。观她的《却是故人来》,清风徐来,芦苇丛中,野鸭嬉戏,静寓动中,动由静出,野鸭抹以淡青石绿,衬以赭石的芦苇,运笔从容,清新悦目,意定而情浓。正所谓“手底忽现桃花源,胸中自有云梦泽”,画事皆抒自胸臆,是感情的自然流露。大自然的幻化万象须画者“澄怀观道”以求,是与真情实景的交融。画者通过对“象外”情思韵致的追求,寓情于形象之中,自然美就升华为艺术美。尽管她在追求这种自然审美升华的过程中,笔墨上还有那么一点些许的生疏,但瑕不掩瑜,人们从审美实践尝试成功总是要有一个过程。但我坚信,凭她不懈的努力和追求,将来她的画作笔墨将会更加完善。

  在我看来,程艳的绘画实践正做着的全方位的探索与实践一一同时也意味着要走出传统边界的拓荒。当然,对美丽的舍弃是需要勇气的,但,我想不久的将来,我们会看到只属于她的艺术画面,期待着这样的奇境。

  癸巳初伏,文成识于京东十驾斋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