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战火中升华的爱情

2013-08-11 10:24:52   发布(作)者:墨剑江南     来源:   点击:

关键字: 战火

核心提要:  民国中年,完学期间,我和他相约在六月八日重庆码头见;  相约这天,下船时分,他与我失散于一场两军交火的战乱。  他,冒着生命危险在枪林弹雨中呼唤——林艳(我的笔名);  我,掉了钱包证件在万分...


  民国中年,完学期间,我和他相约在六月八日重庆码头见;
  相约这天,下船时分,他与我失散于一场两军交火的战乱。
  他,冒着生命危险在枪林弹雨中呼唤——林艳(我的笔名);
  我,掉了钱包证件在万分危急中呐喊——苗荃(他的笔名)。
  他,成都人,毕业于重庆师大;
  我,柳州者,来自于南京女校。
  一场战乱,割断了这份情缘;
  双方失落,升华了彼此誓言。
  两天后,我带着饥饿终于昏倒在一家餐馆前;
  一时前,他忍着伤痛四处打听正好从此经过。
  昏睡中的我,错过了姻缘,也错过了对爱的承诺;
  伤痛中的他,失去了爱情,也失去了对我的诉说。
  当我苏醒后,才发现自己被这餐馆的好心老板周强给救下了,为了报恩,也为了寻找他,我毫不犹豫的留了下来,为老板打杂;
  当他恢复后,已明白重庆被那狗日的恶魔大佐田中给盯上了,为了抗日,也为了寻找我,他义不容辞地加入中共,为革命参战。
  日子一天天过去,餐馆的生意日益不景气,看着老板脆弱的眼神和无言的叹息,我眉头紧锁,百般思索,一会,便提笔写出一首明可为老板兴隆生意暗可为自己寻找苗荃的双效小诗,小诗共四句,老板听了我的讲解欣然欢喜;
  战鼓一遍遍敲响,重庆的学生齐声把日抗,瞪着走狗丑陋的面孔及带刺的洋枪,他情绪高涨,一鼓作气,瞬间,便持枪干了一场既可让学生迅速撤离又可为自己安全脱身的漂亮小仗,小仗同擒王,田中得知他的解救火冒三丈。
  红纸飘着墨香的小诗,在门口张贴后,餐馆的生意果然多了许多陌生之客;
  黄牙溅着口水的大叔,在银台结账后,餐厅的顾客正好剩下两桌成员五个。
  紧接着,四人那桌的人早已不甘寂寞,对着一传菜生说:“林大枝丫连成叉,湾长水断亦无沙。一片孤草遮千里,四面群山未见花。”他们四人各一句,传菜生不知其意,便没理会,四人见没人搭理,就大摇大摆的要拒帐而去;
  猛然间,正在小忙的我迅速冲了上去,拦着他们去路说:“少水尘石竟生草,大吉有一吞掉好。两人单打需公证,一业合成永相靠。”话落独人三声掌,四男子个个奸笑,立刻转头,独人被他四人围,独人微笑干了一杯又一杯。
  未等他们四人开口,独人已撂下一句:“装(张)烦(樊)确不懂(董)恬(田)淡,真是庸哉!”
  未等他们四人动手,独人又撂下一句:“杀(莎)士(士)何不用笔(比)迓(亚)?实为俗也!”
  大师两句话,点破八道谜,真是山外有人,天外有仙!若不是他龄到中年,我还真会把他错认成苗荃;
  小店四条汉,赢得一鼻灰,实为眼中无人,心中无门!岂不是他们行为差,他们的前途将是一片光明。
  几天后的一个夜幕降临,坐在车上的中佐野郎陪着他的一位中国情人,突然被餐馆门前的那首小诗止住了车轮;
  晚饭前的街道灯火通明,站在门前的迎宾小红美着我的那首双效小诗,瞬间被豪华车里的那个美人凝固了眼神。
  “天边圆月同宾宴,半杆红日示我缘。将才店里砍小外,寡人埝前无杂念。”野郎念完小诗后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拉着情人就往餐馆走,情人止住脚步轻声道:“将才店里砍小外,中佐还是不进为妙。”野郎笑了笑说:“那是其表,其内可别有一番风味,你就随我进吧!”
  “桌上美酒胸前摆,六道佳肴叙美哉。宾客心中凝大气,中华厨上有英才。”小红念完标语后一边微微欢笑,一边领着他们三人入了坐,野郎卸下旅帽大声道:“宾客心中凝大气,小爷今夜吟诗作对!”小红笑了笑说:“既然先生有雅兴,那就大显神手吧,我这就赐纸墨。”
  野郎思量了片刻后便运笔写下了:“火绕内人江无水,少婿饭烛奉蟾女。两米一分二除外,一尾三波酸甜美。”此诗一落墨,小红接过不知所措,就将墨纸递给我。小红所为,实为迫不得已;
  我仔细斟酌直到明白其用意后回:“茶迎外客席满座,壮士餐桌玩笔墨。四行三荤一主食,三时半刻即上桌。”这话一写完,野郎情妇三声冷笑,便将三时已撕掉。情妇之举,贵客也成仇敌。
  自感受辱的情妇仇视着我大怒:“狗眼难识泰山!”之后又提笔挥洒:“香飘民宅香弥天,目无高光滚一边。豪车八骏入此馆,犬眼对视咋没见?”情妇之言词,众人都怒之。
  不甘被讽刺的我夺过她的笔道:“妓鼻竟有象牙!”即刻便沾墨回敬:“水漫禾田水满秆,人有干劲前头窜。枯草一团紧相连,全员错位队不乱。”鄙人之谜诗,野郎则笑之。
  “为啥笑而不释之,尔不是当之无愧之中文大师?”野郎见情人变脸,就安抚:“她说你潘金莲也,潘金莲是啥人也?我虽不知潘金莲是谁,但我觉得她并无恶意,女人也需大气,我说得对不对?”“对你妈的头!就你这般出息,还说要打遍中国文人无敌手,我看你就饭桶、草包、猪……”两人的争吵喋喋不休,直到气走那情妇;
  “因何悲而不听之,俺只是浪得虚名的谜底小生,”小红见鄙人耍嘴,就嘲笑:“你说她潘金莲呀,潘金莲是淫妇呀!我虽知道潘金莲是谁,但我觉得她要比潘美,男人都是色鬼,我说得是不是?”“是你的看法?你果真有见识,你可不要和任何男人去交往,否则你就傻妞、笨鸟、兔……”双方的嘻戏连绵不断,直到来了一俊男。
  一首双效诗,引来无限客;
  四面八方人,唱出各种调。
  情人走后,愤怒的野郎瞪着藐视的双眼道:“日有太阳光。”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要挑战整店人;
  豪情在胸,淡定的俊男露着自信的容颜回:“月把嫦娥藏。”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有必胜的把握。
  野郎一见来者很不善,就故意挑衅:“我出门看天,过河乘船,我是堂堂男子汉,风见我躲,雨见我闪,你能动得了我毫毛半根?”语停,店里一片寂静;
  俊男一听此寇想找死,就送他一程:“你进店惹事,吃草拉屎,你就小小王八蛋,日为你悲,月为你叹,我为何不将你碎死万段?”话落,国宾全场鼓舞。
  “我乘车喝酒,吃饭蒙羞,美人丢,此店竟夸人才辈出。”野郎心有不服,司机副官已开溜;
  “你坐井观天,喝水养颜,真容现,本主正要杀寇除奸。”俊男满脸杀气,众人高兴而欢呼。
  “赞当前,我日本兵,旗起太阳行。”野郎拿出了最后的绝招;
  “叹以后,你帝国将,头垂天皇降。”俊男做出了未来的判断。
  野郎被对得口吐白沫,就迅速掏枪鸣报。
  枪声让街人闻风丧胆,就一人沿声而来。
  等日本兵来到时,副官把大佐田中也接了来。
  田中见弟躺地时,就令士兵把餐馆围了起来。
  老板周强见势不妙,就表态:“此人在此纯属是自作自受,尔等人为何要将我店团团围住,鄙人的生意还要不要做?”
  大佐田中怒发冲冠,指着弟:“皇军到场有胆就敢作敢当,否则我田中君将这里夷为平地,本佐的度量时间是十秒。”
  俊男挺起胸膛来到田中面前说:“是不是文的比不过要比武的,是公的咱们就单挑,如何?”
  日本兵一拥而上被田中阻止道:“是不是要我背上女人的骂名,你的匆匆的都闪开,快点!”
  几招过后,俊男被打倒,田中抖了抖身上的灰尘说:“自不量力,带走!”
  就在这时,那人已站出,推开俊男身边的日本兵说:“这是中国,杂种!”
  田中回过头瞪了那人一眼说:“你的什么来着?是不是活腻了,报上名来,本佐不杀无名之辈!”
  那人挺着胸灵机一动对他说:“名虽有谜一道,你若能猜出来,我愿受死,若猜不出就放了他?”
  田中皱下眉头道:“我是军人,又不是文人,军人和文人比文,这不公平,我不干!”
  那人反驳田中道:“他是平民,而你是军人,平民与军人比武,这就公平,你孬种!”
  田中被驳得无话可说,怕有失威严的他就只好拍着胸膛说:“你出吧?”
  那人见他就武将一个,为了要救下俊男便亮着嗓子大声道:“拿笔来!”
  “嫦娥独舞常女溜,百友相聚汗如珠。雾中八人台上伴,三山九处凡者无。”那人落墨后将谜面呈到了田中手中,好奇的我就跻身上前斟酌,一不小心便把田中手中的谜面撞落在地,田中瞪着我:“能猜出,免死,猜不出,带走!”我心想:“这有何难,只是我不会说罢了。”于是,酝酿了下的我胸有成竹地说:“拿笔来!”
  “一入百里惫思无,八条断木伴云浮。逢岩走石天已黑,知音相伴夜不孤,”鄙人收笔后将谜底交到了田中手里,餐厅的兵都踊跃前来观看,有意无意将我和他等人撞了个人仰马翻,那人大叫着:“无头蝇,看啥,看得懂,才怪!”兵也怒:“什么玩意,不就白纸黑字两张。”因此,其中一日本兵疯狂地大叫着:“我晕了!”
  田中见手下个个摇头不知,气得两脸发紫,就大怒道:“野郎君,你还活着没,活着就起身来验证!”
  几士兵连忙将野郎君摇醒,脸色苍白的他,思索许久:“田中君,这张是全名,这张也同样是全名!”
  田中为了兑现承诺,就只好说了声:“野郎君!文不如人风骨存,放了他,咱们走!”
  野郎为了赢取大局,就带着预感说:“田中君!手中有笔胜过枪,不杀文,全盘输!”
  野郎此话,田中感觉非常在理,便下令:“把两男一女给毙了!”
  就在这时,两男押着情妇走进,大叫着:“敢开枪她就得先死!”
  情妇将那渴望被救的眼神看着野郎,野郎只好立手制止握枪的士兵;
  俊男将那鄙视已久的双眼盯着女友,原来自己的情敌竟然是这贼寇。
  那人见俊男情绪很不稳定,为了完成使命,只好将他稳住;
  野郎见田中一直没有吱声,为了救下情人,只好无奈收兵。
  就在野郎走到情人身边时,情人掏出手枪迅速将他威胁成人质。
  就在野郎被女友林烨挟持,俊男才明白她背着忍辱负重的使命。
  就在这时,所有人都撤出了餐馆,中国人和日本兵已站成了两群,对立在街道。
  就在此刻,日本人的兵部和弹药库被轰炸,所谓的鹰计划被瓦解,全胜在眼前!
  当不幸的消息被负伤的日兵带到街道时,田中和野郎才知共产党人在战略与实战方面实在是太厉害了。
  当胜利的捷报被温馨的晚风传遍重庆时,周团长和陈政委率领八路以最快的速度向餐馆赶来。
  就在田中不顾亲弟野郎死活要大开杀戒时,那谜中人放出一飞镖,正中田中脖子,田中被死于飞镖下,野郎悲痛后放言:“大家都举手投降吧!”
  就在所有日本兵放下刀枪弹药的那一刹那,林烨被野郎放了冷枪,谜中人再飞镖,野郎握枪之手中镖,俊男上前大挥拳:“我打死你狗娘养的!”
  一阵毒打后,趴在地的野郎被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几声狂叫后,俊男端起受伤的林烨伤心至极、愧疚万分。
  就在日本兵再一次拾枪反抗时,周团长和陈政委率领的八路已冲了过来,将他们全部歼灭。
  就在周团长来到我身边的那一刻,我才恍然大悟,原来独者就是八路军的周团长,难怪那么有魅力。
  周团长紧握着我的手,满脸喜悦地说:“谢谢你!小才女!是你让我们八路打了这个大胜仗!”
  我激动得热泪满盈,只好问清缘由:“为什么?要谢我?我感觉我什么也没为你们八路做?”
  “是你餐馆门前的那首谜底诗,让我想起了这个中佐野郎在中文方面的天赋,才秘密让一直和他有联系的林烨同志诱他前来,然后派出文采过人的俊男张伟同志和他文斗一番,将他斗到求救为止,待田中来救援时,我早已安排好的飞镖手夏俊峰同志就会前去协助张伟同志,我给夏俊峰同志下达的命令就是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和一定要将他们牵扯住,能牵多久就牵多久,这样我和陈政委才可兵分两路将他们的老窝和弹药库一举拿下。”听了张团长的细说,我立刻来到林烨面前,诚恳地对她说:“对不起!如果我知道你是八路,就肯定不会伤害你,真切的希望你能原谅我!”
  林烨强忍着伤痛说:“你太小瞧我们共产党人了,我们共产党人的胸怀同天阔,心境比天高,放心吧小才女!”
  林烨一番话,让我立刻有加入八路的冲动,可我并不会行军打仗,又如何好意思向周团长开这个口,看来只有让他们帮忙打听苗荃的下落,才是解决自己当前实际问题的重点,正想开口的我还未张开嘴,聪明的周团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与心思,便对我说:“小才女!请加入我们的队伍吧,你和苗荃的爱情,就能同张伟与林烨的爱情一样在战火中升华。”
  周团长如此说,就说明苗荃已在他们的队伍中。于是,我便忘了周团长的请求就大声叫出我和苗荃的暗语:“孤家诗中有千思!”
  就在我期待回音的时候没有回音,就在我彻底失望的时候,夏俊峰在并不清晰的夜里传出了回音:“寡人埝前无杂念!”
  我继续:“一十二月思心起!”
  回音又来:“百亿年间花不湮!”
  这四句话的内涵分别是——信、在、情、在!这是我和他永恒爱情的见证。我不敢相信他的飞镖玩得那么好,这是他从未在信中提起过的。满脸羞涩的我,不敢向他身边冲,但心中又是多么的希望他立刻冲过来将我拥抱。我和他迟迟都没有向对方靠近,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就在我想继续叫出属于我和他的语句,他倒先说起了:“天地之大,朋友之多,尔人为何独守‘林间’?”
  我立刻回复:“乾坤不小,桃园不少,‘草田’因啥只阅我天?”这话说完后,我再也控制不住要站到他面前的冲动,再也不知道什么叫矜持,便向他身边走去。走到他身边时,夏俊峰立刻闪到了一旁,原来刚才的一切,是夏俊峰帮着身负重伤的他唱的双簧,真是太难为他了。看着他伤得如此惨重,我泪流满面,立刻将这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拥在了怀里,拥着他就像抱住了一个让自己上辈子就熟悉的人那样亲切。他也泪流满面,我满肚子的话都无法言表,只觉得一切都太突然,也太幸福,胜利的歌声先从周团长、陈政委、夏俊峰口里响起,之后又再从四面传来……
  我、苗荃、林烨、张伟四人的爱情就这样在胜利的歌声中再一次冉冉飘起! 
  
  墨剑江南于2013年8月1日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