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代时期花鸟画的风格衍变

2016-06-05 09:26:44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花鸟画 时期 风格

核心提要: 黄筌《写生珍禽图》  在中国画各科中,花鸟画不仅最能体现画家功底与笔力,同时,最能体现文人笔情墨趣和贯注的思想情感。五代时期虽然纷争并峙,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在前人的基 础上继续发展。因此,五代

黄筌《写生珍禽图》

  在中国画各科中,花鸟画不仅最能体现画家功底与笔力,同时,最能体现文人笔情墨趣和贯注的思想情感。五代时期虽然纷争并峙,但在绘画创作方面仍在前人的基 础上继续发展。因此,五代是中国花鸟画发展史上的重要时期,其中以徐熙、黄筌为代表的两大流派,确立了花鸟画发展史上的两种不同风格类型。

  黄筌富贵,徐熙野逸”,表明中国画家已通过不同的选材和不同的手法分别表达审美意趣。黄筌的富贵不仅表现对象的珍奇,在画法上工细,设色浓丽,显出富贵之气;徐熙则开创“没骨”画法,落墨为格,杂彩敷之,略施丹粉而神气迥出。

  借物寓意,人各一态。书画圈网小编将两大流派的代表人物相对比,探析五代时期花鸟画的审美意趣。

   格调艳丽丰满

  黄筌画派,中国画流派之一。以细挺的墨线钩出轮廓,然后填彩,即所谓“钩填法” 。后人评为“钩勒填彩旨趣浓艳”。 从用笔分,又可分为单钩与双钩,风格显得巧密而精细。

  代表画家黄筌,才高技巧,善于取熔前人轻勾浓色的技法,独标高格,是深得统治阶层喜爱的御用画家。其子居寀、居宝承其家风,成为两宋时占统治地位的花鸟派别。

  为了塑造花鸟的动人形象,他重视观察体会禽鸟的形态习性。继承和发展了边鸾描写活禽生卉的传统,以优美的笔致和赋色技巧表现动植物的生动情态。

  黄筌供职宫廷画院,多写宫苑中的奇花怪石、珍禽瑞鸟,勾勒精细,设色浓丽,不露墨痕,所谓“诸黄画花,妙在赋色”(沈括),画成逼肖其生,故有“黄家富 贵”之称。黄派 代表了晚唐、五代、宋初时西蜀和中原的画风,成为院体花鸟画的典型风格。入宋后,当时凡画花鸟无不以“黄家体制为准”。

  从黄筌流传的《写生珍禽图》中方可领略其艺术形象的审美趣味性,确已达到妙造自然、形神兼备的地步。

  绢本,设色,纵41.5厘米,横70厘米,用笔严谨、清练,设色华丽,形象刻画生动逼真,不愧为稀世珍宝,有“付子居宝习”五字填款,由此可知,这幅《写 生珍禽图》只是作者为创作而收集的素材,是交给其子黄居宝临摹练习用的一幅稿本。现藏故宫博物院;《雪竹文禽图》册页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子居实、居宝、居 山皆善花鸟,传其家学。《写生珍禽图》局部

  画家用细密的线条和浓丽的色彩描绘了大自然中的众多生灵,在尺幅不大的绢素上画了昆虫、鸟雀及龟类共24只,均以细劲的线条画出轮廓,然后赋以色彩。这些 动物造型准确、严谨,特征鲜明。鸟雀或静立,或展翅,或滑翔,动作各异,生动活泼;昆虫有大有小,小的虽仅似豆粒,却刻划得十分精细,须爪毕现,双翅呈透 明状,鲜活如生;两只乌龟是以侧上方俯视的角度进行描绘,前后的透视关系准确精到,显示了画家娴熟的造型能力和精湛的笔墨技巧,令人赞叹不已。

  意境清淡隽秀

  徐熙,虽出身“江南名门望族”,但一生为“江南布衣”敖视天下,拒绝进入官场,厌恶奢侈颓靡的生活与官场的腐败。

  他擅长描绘江湖山花野卉、汀蓼水鸟、毛竹渊鱼。他经常漫步游览于田野园圃, 每遇景物,必细心观察,故传写物态,皆富有生动的意趣。这些大雁、鸬鹚、白鹭、蒲、藻、鱼、虾,或丛艳,或折枝,或园蔬,或药草,直到北宋时期依然是徐熙 绘画的标志,在图式方面,他创造了“装堂花”与“舗殿花”,以其浓郁的装饰意味被接受。在写实基础上求笔墨之变,却也适应了绘画由稚拙进入写实,又由写实 转向写意的发展总趋势。在画法上他一反唐以来流行的晕淡赋色,另创一种落墨的表现方法,即先以墨写花卉的枝叶蕊萼,然后着色。

  其中,《雪竹图》是最能体现其“落墨”风格的,可惜未加色而不得窥其全豹。此图纵151.1厘米,横99.2厘米,绢本,墨笔,藏上海博物馆。 徐熙《雪竹图》

  谢稚柳先生曾著文介绍此图,他是这样阐述“落墨”的:“所谓‘落墨’,是把枝、叶、蕊、萼的正反凹凸,先用墨笔来连勾带染地全部把它描绘了出来,然后在某 些部分略略地加一些色彩。”也就是说,一幅画的形和神,都是用墨笔和墨色来“落定”,着色只是辅助。这体现了徐熙在笔墨上的大胆革新。

  以《雪竹图》观之,图绘雪后的枯木竹石。下方是大小数方秀石,不重勾勒而用水墨晕染出结构,留白以示积雪。石后中间是三竿粗竹,挺拔茁 壮,细枝遒劲,残叶纷披。旁有数竿被雪压弯或折断的竹子,或粗或细,或断或弯,又有数竿细竹穿插其间,显得姿态多变,情趣盎然。左旁则现一段枯树,枝杈被 折,或勾叶,或晕染留白,映衬雪景的萧瑟。而在刻画上,勾皴与晕染,粗笔与细笔,浓墨与淡墨,墨染与留白,兼施并用,同样是谨严的写实作品,与北宋盛行的 “细勾填彩”、务求逼真的画风相比较,显得率意而出格,然而却也更多变化,更富情趣。

  另外,花卉画,有“没骨”一法,始于徐熙,成于其孙徐崇嗣,沈括曾说:“崇嗣画草芍药,自其破萼、散叶、蓓蕾、露蕊, 以致离披格侧,皆写其花,始终盛衰如此,其他见崇嗣画花不一,皆不名没骨花也。”所谓“没骨”是说以墨或五色染就,不见笔迹,谓之没骨。以别于黄家的双钩 填彩。

  无论题材还是画法上,处处体现他作为江南处士的情怀和审美趣味。由于徐熙画派的出现,突破了“黄家富贵”的院体风格,对后世产生很大的影响,为丰富花鸟画的题材内容和表现方法的多样化作出可贵的贡献。

  来源:书画圈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