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刻名家吴昌硕

2017-04-07 21:09:56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吴昌硕 篆刻名家

核心提要:  学习篆刻,在了解了篆刻史、篆刻技法、篆刻人物之后,是必须了解一些名家在篆刻方面的言论的,因为这些名家的言论里,有太多的可供后来者借鉴和学习的篆刻专业知识,这些言论,大都存在于印论、笔记、印章的

  学习篆刻,在了解了篆刻史、篆刻技法、篆刻人物之后,是必须了解一些名家在篆刻方面的言论的,因为这些名家的言论里,有太多的可供后来者借鉴和学习的篆刻专业知识,这些言论,大都存在于印论、笔记、印章的边款、印谱的前言后跋,以及论印诗里,一来显得零碎,不系统,二来这些文字大都以文言文方式存在,这给后学者学习吸收带来了较大的麻烦,因此,我们打算从本节起,把一些篆刻名人的言论拿出来,做相应的简单赏析,希望能给篆刻学习的同道们提供一点细碎的帮助,今天我们就选一段近代写意派篆刻大这师吴昌硕的一段话进行赏析,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一篇。

  这段话是吴昌硕大师在《<耦花盦印存>序》里说的一段话:

  夫刻印本不难,而难于字体之纯一,配置之疏密,朱白之分布,方圆之互异。

  这段话并不长,但却基本上把篆刻的难点罗列得相当清楚了。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吴昌硕)

  篆刻并不难,难点有三,一在于字体的纯粹,二在于章法上的疏密,朱白的分布,三在于方与圆配合。

  我们一个一个地说。

  第一个难点是字体的纯粹,这属于字法方面的问题,做为一个篆刻学习者,其实同时还需要是一个文字学的学习者,因为在篆刻过程中,要接触的古文字类型很多,甲骨文、金文、石鼓文、古玺文字,秦摹印篆,汉缪篆、秦小篆、汉碑篆、汉碑额篆、封泥文字、砖瓦文、钱币文字、古镜铭文字、古器皿文字、权、量文字、简帛文字……尽管篆刻者在实际的创作之中,可能不需要全部掌握这些文字种类的字体特征和文字风格,但在同一方印章里安排字体统一、纯粹的字却是必须的,否则,这方印章的风格便往往不统一、不纯粹,不协调,看上去会有别扭的感觉。因此,学习篆刻新入门者,怕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把上述文字种类(包括但不限于上述列举的文字类别)进行认真的研读,甚至不光是识读,恐怕还需要会写,才可能在制印之时,组成较合规的印面。吴大师把这一条列在最前面,可见这个难度是相当大的,我们现在想想,这么复杂的汉字演变过程中间有过那么多的存在形式,要学习掌握,的确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不了解文字学这方面的知识,一个篆刻者很可能会成为一个工匠,而不是我们说的带有学术气的艺术家。我们基本上可以说,对文字学的钻研程度的深浅,基本上可以用来衡量一个篆刻人艺术水平的高下。

  比如,我们说,清邓石如把书法引入篆刻,从此,篆刻学习的视野跳出了过去“印宗秦汉”的“印中求印”的局限,进入了“以书入印”“印从书出”的阶段,这其实已经跳出印面,到印外寻找篆刻文字资源了,但到了后来的赵之谦,他又“一心开辟道路,打开新局”用战国泉币、秦汉碑版 、权诏、镜铭等文字入印,真正“为六百年来抚印家立一门户”。(赵之谦印章边款语)比如下面的几方印,就是赵之谦分别借鉴不同文字资源好友沈钧初刻的“郑斋”二字朱文印:

  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字法出自汉砖的“郑斋”)

  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字法出古玺的“郑斋”)

  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字法出自古镜的“郑斋”)

  再看吴昌硕本人,他比赵之谦所涉及的金石文字更多,封泥、砖瓦尽皆进入吴大师视野。甚至“道在瓦甓”成为吴大师所追求的一种境界,并因此开创了斑驳高古、雄浑苍劲的篆刻新面目。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吴昌硕的“道在瓦甓”)

  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吴昌硕“双梧桐馆”)

  再到后来的黄牧甫则更在吉金文字上下功夫,于是又创造了黄牧甫光洁而挺劲,娟整而华美的独特风格,成为“印外求印”的集大成者。成“粤派”(也说“黟山派”)开山宗师。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黄牧甫“永寿嘉福”)

  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黄牧甫“独立山人”)

  凡成大宗师大宗匠者,其涉猎必广,见识必博而通,文字学学养必深厚。关于古文字这一块,我专门写过一篇《篆刻涉及到的古文字种类,该怎么查询?》的文章,有兴趣的可以找来一看(详见我的微信公众号:三个小布丁)

  紧接着的第二句是“配置之疏密,朱白之分布”,这是第二个难点。

  篆刻章法里最基本的章法配置原则就是疏密,这个不止来自吴昌硕大师,在汉印里就已经有明显的疏密对比章法原则,比如: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汉印”淮阳王玺“)

  “淮”“阳”“玺”三字字形复杂,自然密实排叠 ,王字字形简单 ,则自然疏阔,大面积留红。三密一疏,整个印面疏密相宜,既法相庄严,又姿态活沷。有人会说,那个王字本来就笔画少,不是汉人故意这样做的,只是“妙手偶得之”罢了,那么我们再看这方:篆刻学习的三个难点:名家如是说之吴昌硕

  (汉印“朔宁王太后玺”)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篆刻大家:何震
下一篇:篆刻名家苏宣

延伸阅读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