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如雪,落谁家

2017-05-31 09:03:07   发布(作)者: 溪山轻晚风    来源:   点击:

关键字:花开

核心提要:   林中一树一树的梨花,开的正好。初春微暖的风拂过枝头,落英缤纷铺了一地,好似下了一场白色的雨。  琼华顾不得欣赏,一双莲足踩在满地的梨花瓣上翩若惊鸿。她抬头瞅准了棵正茂的梨树,素手攀着树枝,大红

  林中一树一树的梨花,开的正好。初春微暖的风拂过枝头,落英缤纷铺了一地,好似下了一场白色的雨。
  琼华顾不得欣赏,一双莲足踩在满地的梨花瓣上翩若惊鸿。她抬头瞅准了棵正茂的梨树,素手攀着树枝,大红的裙摆一翻,三两下便上了树,极巧地藏匿起来。
  不几时,哒哒的马蹄声由远而近,偌大的梨园嘈杂一片。三五群的将士不住张望四周,身下的马甩了甩蹄子,应是跑了许久。
  “快搜,两条腿的跑不过四条腿的。务必要将郡主带回,耽搁了和亲大事,你我难保性命!”为首的将领一挥手。
  “这里树木众多,大家分开找!”
  ……
  树上的琼华恨恨的拽下一朵梨花,看着树下那群三大五粗的人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转才有些解气。
  她鼓着粉嫩的腮帮子,随手掰下一片花瓣:〝找得到……找不到……〞到最后整朵花都没了,干脆有百般无聊地往里靠了些,却那想触着了一具清寒的躯体。
  “丫头,你这种方法可会奏效?”明显调笑的声音,混着满树的花香,恍若这二月的风。不浓不淡,却恰好足以吹皱人的心田。
  她转头,对上了身后那人。两双眸子,一双眼波流转,狡黠灵动;一双眸含春水,沉若幽潭。
  没等琼华惊呼,司阙便捂住了她的唇。扫一眼树下那只被她跑掉的鞋子,眸中闪过一丝笑意。“等他们发现,再叫也不迟。”
  仿佛为了验证他的话,为首的将领一眼扫到那只鞋,立即召人包围了硕大的梨树。
  “郡主,请莫要为难属下!”
  “这算哪劳什子为难?我临前亲书一封,父王可会砍了你们。倒是撵着本郡主不放,毅力不错!”她跳下来,气的双颊通红,柳眉倒竖,啼若娇莺。这园中的三千梨花,也及不得眼前人半分颜色。司阙想着。
  形式就如此僵持不下。她微眯起猫儿一样晶亮的眸子,一下攀上了树枝上的少年,故作叹息。
  “本郡主也想和亲来着,可是偏偏有喜欢的人了!”
  “姑娘,我……”
  “郡主!”
  “这怎么会……”
  “你们不信?”还没等司阙说完,证明似的,琼华笑嘻嘻地一下吻了上去。唇齿间透着淡淡的梨香,分不清是他的,还是她的。树下的兵和树上的少年就这样愣住了。
  以上便是南云王府的琼华,第一次亲了花妖的光辉历史。自此以后,她便赖上了司阙。
  “喂!真的,当时我也是被逼的没有法子。阿阙。要不,你娶我?”琼华喝了点梨花酒,染了胭脂班的脸颊靠着树。不知为什么,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跳莫名的有些快。
  满树繁花间走出一身月白长袍的少年,眉目清朗,肩若刀削,玉兰芝树。骨节分明的手提走了酒壶,话中隐隐有些无奈:“莫要喝了些酒便胡言。我这梨园可不是供你消遣的。”如他所见,琼华倒是半点郡主金贵优雅的样子都不曾有。
  按她说,再怎么学,她也染不上那些“文绉绉的酸腐”。
  “谁胡言了!等哪天我嫁了,你就找地方后悔去吧……”她转头,看向司阙,眼中氤氲着三分醉意,两分执念。真真是韶光易逝,从相识到如今,又是一个三年。对司阙不过弹指一挥间,他依旧是那翩翩少年的模样。
  司阙清眸一闪,再探时却是笑意清浅如初。“丫头,我在这世间尚存千年,可却是高出你数个辈分。你身上有天命,况且人妖姝途。”
  “呆子!”她每每气的转身,发带间的银铃响了一路,裙摆浮动,不多时便没了影。
  这南朝亭间的笙歌曼舞,丝竹声乐,掩盖不了其皇权的支离破碎。诸侯纷争,这是琼华和亲也改变不了的局面。她于司阙说,两年必乱。
  “丫头,不能安生一些?”
  “阿阙,五年。五年后若是天下安定,我就在梨园陪你住着,酿酒,再也不走了。”
  所以,她要夺回兵权。她终究放不下肩上的责任,正如司阙不该掺杂到世俗纷乱里去。梨花是多干净的花儿啊,是染不了血的。
  只是就这一句话,让司阙眼中细碎的光芒轰然消失。他愣着,墨玉一般的眸子,不知想些什么。
  在很多年前,久的司阙都记不清了。但是那个人像刻在血液中一般,他忘不了,同样的话,同样的的笑,连那没心没肺,骗人的样子都一样。琼华逃似得走了,她没有见到,司阙神色微冷的样子。
  “郡主,此去惊险。皇室的人呆不住了。”硕大的铜镜前,侍女理了理琼华一身华服,悄声说。
  “我爹是藩王,兵权没有着落,他们怎能放我离开。你们先走接应,待我出城。”她起身稳步走出,却微微失神。原来,她不知什么时候,再也不能任性了。琼华,你早该长大了……
  高坐的帝王已显老态,只是浑浊的双眼射出锐利,无端有些逼人。几位早已封王的皇子举杯相邀,各有盘算。
  “好了,此次狩猎莫要谈些什么国事。正好琼华郡主自小在马背上长大,便同乐吧。”老皇帝醉态的脸上看不出神色。
  她轻笑,退下红装。一身血红的骑服,恍若踏雪红梅,英姿飒爽。未等王侯先行,便策马扬鞭,绝尘而去。
  林中雪松掩映,琼华拉弓引箭,对准林中的雪兔。只是刹那间,却突然察觉到什么转身松弓。箭动破空,肆虐的风吹得人衣着猎猎作响。
  “我南云王府的儿女,纵使战死沙场,也不会被尔等鼠狼之辈杀死!”她扬鞭迎上杀手,大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她手中的鞭子也挥舞的越来越快。一时刀光剑影,血色满地。
  她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身上的伤都被冻得麻木,只是思绪却清楚的厉害。只要走出这座山,他们便再也不能奈她怎样。只是琼华终究眼前混沌,身子像空中的雪花一样,落到地上,空气中却清晰的传了阵阵梨香。
  寒冬九月,冰封千里,这一刻满山的梨花却突然奇异的绽放,一树一树的,更是胜雪三分。那一身月白长袍的少年踏空而来,眉目清冷。有公子如玉,绝代无双。
  所有的杀手都愣住了,竟忘了雪中昏倒的琼华。他折一枝梨花,那冰雕玉砌般的花瓣却是利过了刀剑。
  司阙修长的手挥去,在那些花瓣离杀手脖颈还有一寸的时候,空气一下停滞,那飘洒的雪花定格,一个哄如钟鸣的声音传出。
  “司阙。三世,够了。你替她杀了无数人,可是琼华有天命,一生注定征战杀戮无数。你肆意插足天道,来世只会形神俱灭。纵使妖生千年,这些业障,抵不得!”
  “山神,司阙只是报恩,别无他想。”
  “你……千年前,你虽长存,但若不是一位女将阻止放火烧山逼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 单恋苦相思
下一篇: 花开墨倾颜

延伸阅读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