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墨倾颜

2017-05-31 09:03:08   发布(作)者: 冰斌的鱼    来源:   点击:

关键字:花开

核心提要: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绣帘。呵,怎么每次都如此让人不痛快呢”我手拿一本红楼,倚躺在大大落地阳台的白色吊椅内,俯额轻叹出一口长气,随手将书扔在一边。拉了拉身

  “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香榭,落絮轻沾扑绣帘。呵,怎么每次都如此让人不痛快呢”我手拿一本红楼,倚躺在大大落地阳台的白色吊椅内,俯额轻叹出一口长气,随手将书扔在一边。拉了拉身上粉色的毯子躺下补眠,为了周末不被打扰,昨夜加班到早上才回家,中午到阳台上晒晒太阳,一转眼却已月明星稀:“洗完澡看看书睡上一天才是人生乐事啊。”我拉着毯子满足的喟叹。
  就在我躺下的同时,放在藤椅桌旁上的手机响起了热闹的铃,声我皱了皱眉,烦躁的摸起手机按掉,似是和我作对般,手机铃声不放弃再次播放,那边的人像是算准了似的,每隔两分钟重播,让我忍无可忍接起:“萧天羽,除非天塌了,否则你会付出代价。”
  电话那头传出他死皮赖脸的回应“嫂子,我也是没办法吗?老大喝醉了无家可归,到门口啦,你快出来哈!”接着不等答应的竟自挂掉了电话,转身对躺在后座的身影说话“老大,等你醒了可要好好犒劳我的丰功伟绩,能喝成这样,我是明白你的”笑嘻嘻的把人搬下车放到门口,拎起手中车钥匙转了两圈,吹起口哨上车,绚丽的把车开出小区。
  我头疼的起身,看了看身上的睡衣,然后拿起一旁的外套套上,按着额头走到玄关去开门,心想着墨琰琮这样的人都没有地方去,那自己却又该何去何从呢。打开门黑色身影便倒在了脚下,心惊的往后退了两步,往门外看了一眼,那还有萧天羽的身影。恨恨的给他发去5个字“总是要还的”,萧天羽只见收到信息后,惊慌的刹车打电话回去,已提示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哭丧着脸打电话给哥们寻求安慰去了。
  “墨琰琮,墨琰琮,能站的起来吗?”我抱着他一点点拖进玄关“墨琰琮,能动吗,我抱不动你,可以走吗?”他似是听到了声音,哼了两声,听得不很真切。他每次喝醉酒后便沉沉的安静睡觉,因此很少见他喝醉过,酒量也是非常好,想把他喝醉也是他自愿如此吧。常听别人都说酒品即人品,我想他的人品确实是好的,虽然分开半年,时时还是能听到他的消息。
  “我是真的拖不动你,你再不醒,真是要拿一盆水浇在你脸上不可。”虽说这样若是被他那些疯狂的爱恋者知道,定是要被吐沫星子都能淹死的吧。看他皱起眉不自在的样子以前都是让我爱的如痴如迷,不自觉伸手抚平他的眉宇,又听他一直嘟囔着喊些什么,抱着起身浓浓的酒气浮在耳边,“什么花儿,草儿的,再两步就到了”,大概是把他喊的有点清醒了,也是能够起身了,费力的撑起他扔到卧室的床上。
  调了一杯蜂蜜水坐在床边喂着他喝下,掖了掖被角,拿起遥控器调好卧室温度准备离开,惊呼一声已被一只有力的臂膀牢牢抱住,躺在一具坚强的体魄身上。他把脸颊埋在了我的肩窝里,狠狠地咬了我的锁骨。疼的我倒吸了一口气,伸手想要挣脱,却被牢牢锁在怀里,不能动分毫:“墨琰琮,墨琰琮,放开”,他只咬着我脖子斜睨了我一眼,气愤、急切、喜悦,当然还有那随时要爆发的欲望,好似我多说一句就要我自己承担后果。翻身埋下头自顾自的继续他的大事,直到他亲吻够了直到临门一脚方才停下来,气喘吁吁的和我额头贴着额头、鼻翼贴着鼻翼,带着怒火“最好是让我能接受的理由,”然后舔了下被他咬到发疼的嘴唇,“因为什么,你要这么狠心对我,”眼神里带着些受伤。
  我一向不知如何面对别人的怒气和伤心,所以面对他的质问,我竟一句也回答不上来。只能伸手抚摸着他如刀削般的英俊的脸庞,静静的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想要从我的脸上找出什么,最后只痛苦的放弃。“你难道连我都不能相信,都不愿倾诉。”每次他生气时我都这样,每次也会平息他的怒气,我想着他再多逼问两句,我也是会放弃。可他总是这样宠着,不愿对我重语一句,才会让我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
  还记得那年冬天格外的寒冷,考完最后一场试和室友去吃完散伙火锅,每年开学的团聚饭结束回家的散伙饭成为我们寝室的传统。那天也下了第一场雪,我们宿舍称之为初恋的雪,前两年时间有一部非常火的韩剧,一上完课并飞奔回宿舍看更新,一宿舍的人恨不得吃着炸鸡喝着啤酒,多羡慕那初雪的甜甜爱恋,也在哪部剧的带领下,每年下雪都要出门去邂逅一次,是否能遇上那命定的白马王子。我一向对这些韩剧都是不以为然,却也被带偏了一段时间,做人还是得融入团体,虽然我也没怎么融入过罢了,因此被伙伴们深深的鄙视良久,刚开始都以为我是那高岭之花,神圣不可侵犯,自带仙气,后来才发现这姑娘原就少了一根热闹的弦,也就俗称少根弦。
  那天我们宿舍四人,打扮的花枝招展,化了点淡妆,做了个头发。想着毕业了不还折腾下,还等何时呢。在这相聚的最后一个学期,要把之前想做没有做的事都要尝试下,白驹过隙间四年悄然而去,今天过后大家将各奔东西,因此格外珍惜着这最后在一起的时光。吃完了火锅,约定着时光不老,青春不散场,不管多远、身在何方,我们都要不散。
  “花姑娘,现在就要回去了吗?”我名为谢花落,很是诗情画意之感,但每次听到秦思思叫喊,便有种日本鬼子进村嫌疑。当时我们四人初来乍到,为了缓解陌生的尴尬,都是要自我介绍一番,一听完后我说完名字秦思思便道:“如此美人,花姑娘是也,好好的伺候着爷。”因此花姑娘也成为她的专属,我们两人的关系也是最为亲密。
  我们宿舍的万能能手秦思思同学笑嘻嘻的跳到我身前,她今天上身穿了一件高领毛衣搭着黑色的打底裤群,套了件红色的长款大衣,整个人都是夺人眼球的,朝我挤眉弄眼时灵动的整个人都是散发着光芒。可是她越是表现出开心的样子,我却知道她是失落的。想起今早她那么开心的告诉我她要向爱慕的人表白,那时的她整个人都是闪烁着几分幸福的小激动。即使我听她说过,她喜爱的人心底有那么一位红颜知己,可我希望我的朋友能获得幸福。那个人占了她心里多么重要的地位,一个信息就可以让她在上课中逃出去为他送早餐,即使他只是开个玩笑,她却把玩笑都当成了一种使命完成。可当她回到宿舍用兴奋的大喊着:“我们今天晚上大吃一餐,我们要去邂逅”,那时候她红彤彤的眼睛如一只被欺负的小兔子,大家什么也不说的都欢呼打扮起来。
  我一直认为她除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外,也是位能化腐朽为神奇般的人物,宿舍全体对她也是深深的钦佩。发动大家在宿舍里偷偷做火锅、包饺子被宿管阿姨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延伸阅读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