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在水中央

2017-05-31 09:03:10   发布(作)者: 落沫兮华    来源:   点击:

关键字:中央

核心提要:   【一】  “滚开!臭要饭的,还是个瞎子,别扰了我的生意!!”随着几声厌恶的辱骂,一个小小的身影被重重推倒在大街上,行人有的快速地躲开,有的虽同情,但还是摇摇头走了过去。  小乞丐吃痛摸索着,艰

  【一】
  “滚开!臭要饭的,还是个瞎子,别扰了我的生意!!”随着几声厌恶的辱骂,一个小小的身影被重重推倒在大街上,行人有的快速地躲开,有的虽同情,但还是摇摇头走了过去。
  小乞丐吃痛摸索着,艰难地爬起来。她的脸脏兮兮的,身体瘦弱,看样子不超过十岁,睁着一双大眼睛,却是一片茫然。她是个瞎子。
  “咳咳……”她极力咳嗽着,肚子因为极度饥饿又被人踢了一脚,隐隐地发痛,眼睛却一滴泪不流。这样的情况不知遭遇了多少次,她已经习惯了。
  小乞丐摸索着想往下一家碰碰运气。“来,拿好。”突然有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手心传来一阵温度:有人把用纸包着的两个馒头放到了她的手上。
  这个声音真是好听,她想。竟忽视了馒头弥漫的香气。
  她仰头睁着茫然的大眼睛,极力想要看清眼前人的模样,虽然那只是徒劳。
  “你叫什么?”她问他,毫不犹豫。
  “快些吃吧,凉了可就不好吃了。”他笑着摇摇头,转身要离去。
  有双小手迅速抓住了他的衣摆。她不知道怎么就抓住了,她只知道不伸出去就永远抓不到。“你叫什么?”她再次开口,好像知道了名字就已算是相识。
  他回头,看着她倔强稚嫩的小脸,顿了顿,温柔道:“我叫许顾。”
  “许顾。”她低声呢喃,松开了小手“谢谢你!”脏兮兮的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转身,摸索着离开。
  他愣了许久,目送着她瘦小的身影消失在街角……
  【二】
  “阿楠,姐姐找到吃的了!”她高兴地加快脚步,凭着记忆回到了那个破烂不堪的小庙,因为步履或许急促,险些被坍落在地的砖头绊倒。
  “阿楠,快起来!吃又大又香的馒头哦。”她忍着痛强笑着,蹲下摸索地往一个角落移去,不久便摸到了那块他们常垫着睡觉的破布。
  他们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早上的时候六岁的弟弟呢喃着要吃东西,声音虚弱得没有力气。她叫他等着,告诉他很快就会有东西吃的。
  现在,她终于回来,弟弟却没有回应她。睡着了吗?她想,摸到他小小的身子,骨头咯得生疼。她摸着他瘦小的手,冰凉而僵硬……她一下就征住了,这种温度令她全身战栗。她记得,阿爹走的时候身子是这个温度,阿娘走的时候也是这个温度。她知道,那滋味着什么!
  馒头从身上滑落,她跌跌撞撞地冲向外面,被庙门绊倒,爬起来,身体没有了疼痛和饥饿感,只有无边的绝望。她坐在地上,呜呜地哭着,眼泪从无神的眼睛涌出来,她立马用小手擦干,然后继续流……
  “小家伙,哭多可就没有人喜欢了哦。”有个戏谑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她立马止住了哭声,看着声音的方向:“许顾。你怎么在这里?”她记得他的声音,记得他的名字,就像烙在心里的印记。
  “你可真没礼貌,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可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哦。”许顾带着笑意,想要逗她开心。
  她愣住了:我的名字?他,也会在意我的名字么?
  “你叫什么?”见她不说话,他模仿着她的语气。
  她擦干脸上的泪水,认真道:“阿宛,我叫阿宛。”
  “阿宛,宛在水中央。嗯,真好听!”他赞叹道。
  宛在水中央?她不懂是什么意思,却默默记在了心里。“我阿爹死了,阿娘死了,弟弟也死了,许顾,你说,我是不是也要死了?”她睁着眼睛看向他。虽然知道她看不见,他却感觉她的目光穿过骨血,只击他的内心。
  他动容,拉着她的小手:“有我在,你不会死。阿宛,你可愿意跟我走?”
  跟他走?她眼眶红红的。她怎么会不愿意呢,她很愿意的,只因为他是许顾。
  “嗯。”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三】
  许家,是凌水镇有名的富贵人家。许家大少爷许顾带了个瞎子乞丐回来的消息轰动了全府,上下皆是议论纷纷。尽管许多人都极力反对,包括许家老夫人和老爷,但许顾说要留下她,没人能阻止得了。
  她在府里的身份极是尴尬。许顾曾告诉她愿意认她做妹妹,她猛地摇头,一整天不理他。平日里人们都只能许公子,大少爷的叫,只有她,毫不顾忌地喊他“许顾,许顾……”仿佛那是她自己的许顾。
  他安排了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小丫头照顾她。他亲自牵着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走过许府里的每一条路,直到她来去自如。但她最记得的,却是从她房间到他房间、他书房的那条路,甚至要走多少步,她都清清楚楚,丝毫不差。
  “许顾,我还是记不得怎么办?”他已经带她走了无数遍,她却告诉他她记不住。
  她那么聪明,怎么会记不住。“阿宛,不许胡闹!”他轻轻地呵斥她,笑着把她带到亭子里坐下。“我还有事情要处理,阿宛要乖乖的哦。”
  “嗯。”她心里一阵失落。她是多希望他就那样一直牵着她的手,一直一直走下去。
  他离开了。她伸出手去,这次,她没有抓住他……
  “阿宛姐姐,我们回去吧。”是那个叫小杏的丫头,年纪比她小两岁。
  “小杏,你说,许顾他,会喜欢我么?”
  “阿宛姐姐……”小丫头为难了,她不懂得怎么说,不懂得什么是喜欢,她只知道,大少爷待阿宛,是不同的,跟所有人都不同。只是……
  “我们回去吧。”不等小丫头回答,她缓缓道。她也还只是个小姑娘,有些事,却比谁都明白。
  【四】
  她在他府上住了两年,她从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主动离开。
  “哎,你们听说没有,大少爷要娶妻了,老夫人说是给他冲喜……”
  “是的呢,听说那未过门的新娘子可漂亮了……”
  “嗯嗯嗯,我也听说……”
  院子里,几个小丫鬟在那里小声议论着。
  她有极长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她甩了小杏,偷偷地去他房间找他,刚走了四十九步,便听到了丫头们的谈话。“娶妻”两字在她脑袋里“轰隆”一声炸开,她伸手扶了扶身旁的假山,然后慢慢向前走去,嘴里呢喃着:“五十,五十一,五十二……”
  九十九步,不多不少。她来到他的房门外,一声不吭,也不敲门。
  “阿宛?”好像是有感应般,他在里面唤她。“阿宛~咳咳……”没听到她回答,他又叫了一声,或许是过于焦急,他激烈地咳嗽起来。
  她终于推门而入。“阿宛。”他在床边叫她。她走过去,摸到他的手,透着丝丝凉意。她一惊:“许顾,你的手为何那么凉?”
  他抽回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 琴师微小说
下一篇: 平凡的人家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