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忘忧端午粽

2017-05-31 09:03:34   发布(作)者: 薄荷清欢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吉祥

核心提要:   1    “妈妈,我们班有三个去澳洲做交换生的名额,老师推荐了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15岁的纯子忧伤地看着若芜。“好的,妈妈手机那时候没电了,纯子真棒。”若芜一边说一边拿着梯子去修厨房的电

  1
  
  “妈妈,我们班有三个去澳洲做交换生的名额,老师推荐了我,给你打电话,你没有接。”15岁的纯子忧伤地看着若芜。“好的,妈妈手机那时候没电了,纯子真棒。”若芜一边说一边拿着梯子去修厨房的电灯,灯已经几天不亮了,女儿说了,再过几天就是爸爸的生日,她希望家里亮堂堂的,她要拍视频给爸爸看,让爸爸看一看家里是不是变得更漂亮了,她爸在澳洲。所以,她想这次能够做交换生,这样就离爸爸更近一些了。
  
  若芜的脑袋里全是交织在一起的各种凌乱的毛线。以至于,修灯的时候,电源开关都忘记关了,还是被纯子发现的。“妈妈,你看多危险。”
  
  危险,这一年多以来,她早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危险。只知道一直往前冲,冲,冲。她想像个男人一样活着,因为这样才能挑起家里全部的担子。她想像个优秀女子一样,在外既能赚钱,在家里又是温柔母亲,但是她……
  
  若芜很开心女儿能有这次机会,内心也很焦虑。
  
  纯子看见母亲从梯子上一个踩空,歪下来,她站得远,跑过来也没有扶住。若芜的脚伤了。那个晚上,纯子如期和爸爸视频,告诉了爸爸妈妈脚伤了,问爸爸什么时候能够回来。爸爸是个怪人,他的真人总是不出镜,要么只是语音。爸爸说他长得又不好看。爸爸的房间干净整洁。纯子说了交换生的事,问爸爸欢迎吗,爸爸说要听妈妈的。纯子给爸爸看妈妈伤了的脚,特意放了一个特写,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
  
  第二天,纯子自己坐地铁上学。这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妈妈为她准备好了午餐的便当。送走纯子,若芜把自己又放进了床上的被子里。昨天晚上在那架天蓝色的木梯子上的时候,她看到了一个有引力的入口,很强的吸引力,她本来很想上去看一看,却不知怎的摔了下来。她想,她是不是应该上去看看?若芜在床上闭着眼睛,她把窗帘都合得严严的,不让光照进来。她多想就此睡去啊,又想上那个梯子上看看。
  
  她的人生已经陷入一个无限循环。三个月了。若芜每天的生活就是早上五点起床给纯子做午餐便当和早餐,六点叫醒纯子晨读,六点半准时开车送纯子上学。车是她爸留下的,她也是这一年逼着自己学会开。虽然这个世界上开车的女人也很多,但是不是所有的女人在经历她所经历的都会有开车的勇气。
  
  每天送女儿到学校之后,若芜就找间咖啡馆坐下,投简历、找工作。或者去参加面试。她这个年龄的女人,已经很难找份好工作了。所以三个月以来,她每天都收获的是失败的坏消息。到了下午,她得打起精神,开车去接女儿放学。这三个月,她全靠之前的积蓄过日子。昨天看了一下银行余额,只剩下1200元。那么这个循环,是要到头了吗?
  
  但是,哪里是出口呢?若芜看不到。她只看到了蓝色梯子上方的引力入口。
  
  
  
  2
  
  若芜想上去看一看。她觉得自己不应该就这么睡在床上,要尽一切的可能,不是吗?
  
  若芜单腿站起来,伤腿离地,只靠右脚一步一跳地去拿蓝色的梯子。很久没有锻炼了,跳都跳不动了。梯子被纯子收回到储物室里,储物室在阳台上,打开门,就看到了蓝色的梯子。若芜本想把它挪到厨房的灯下,却发现,拿一拿出来时,手心就发热,心跳得厉害。到底,更年期还是来了。生活,哪一次会因为你已经经受了常人没经过的磨难而把你作为常人应该经的那份磨难给你减去?
  
  只好把梯子先放下,竖靠在墙边。那股子吸引力开始笼罩下来。原来,不是一定要放在厨房才有啊。若芜准备因地制宜地上去瞧瞧。她把梯子架开,拖着伤脚,艰难地上了梯子,最高处,她被那吸引力吸了上去。那分明,就是一个时光隧道,一道强烈的白光引着她,她的眼睛都不能睁开,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眼睛感觉好些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的脚已经不疼了。
  
  在公司里,开会时宣布从明天开始,一天要打三次卡,上班一次,中午上班一次,下午下班一次。
  
  这,这不是去年的事吗?难道时光倒流?若芜没有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很珍惜这个机会,去年此时她听到这个消息觉得公司太过份了,简直不把人当人,她想自己是不是应该答应家辉的建议,老老实实在家里做个全职太太算了。经历三个月的中年失业,她明白自己日后会多么渴望那种每天有卡可打的日子,别说三次,四次五次都没问题。
  
  公司里人面照旧,若芜却觉得份外亲切。下班时,家辉发来微信,说公司加班,让她先回去。手机上的时间显示是2016年3月10日,二月二,龙抬头。若芜有一些急了,说好了晚上一家人去剪头发,都和发型师约好了时间。这些年,他们是模范夫妻,他几乎每天都接送她上下班,虽然的确是顺路。他们一家三口总是同进同出,一起理发、一起购物、一起吃饭,一切都在康太太的计划之中。
  
  等等,二月二,龙抬头,若芜记起了一些什么。怎么能忘记?那一天她很不高兴地追电话给家辉,告诉他已经约好的事情,而且一年只有一个二月二,剪头发很吉利的,不可错过。家辉在电话里嗯嗯嗯,这让她心里的火焰马上就腾空而起。她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会一个人回家,在回家的路上确定纯子有婆婆接回家,然后她放心地去坐地铁。在拥挤的地铁里,她收到了好友慕然的微信,三张图片,家辉的车里,载着别的女人。慕然一直很羡慕她能有把家打理得仅仅有条的能力。
  
  
  
  3
  
  若芜慌了。这是她从未想到的事情,然后她给家辉追了无数个电话和微信语音。家辉接了两个,若芜问,你现在和谁在一起?你在哪里加班?你敢不敢发张现场照片过来?家辉说她无理取闹,说他加完班就回家,给她带爱吃的宵夜,他问她要吃什么。
  
  若芜泪如雨下。她把那三张照片发过去。一个小时后,她接到医院电话,家辉出了车祸,已经死亡。同车的女子只是受了一些小伤,但她很快离开,医院只好给若芜打了电话。
  
  这一年多来,若芜都在想,如果她当时,接到照片之后,不打那些电话不发那些照片,家辉是不是就不会死。包括这次失业,她甚至都觉得,是对自己间接杀死家辉的报应。不就是一场外遇吗,别人能忍,她为什么不能忍?就是因为一时的冲动,害女儿没了父亲,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 平凡的人家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