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阴桥

2017-06-27 09:11:46   发布(作)者: 子夜孤帆    来源:   点击:

关键字:架阴桥

核心提要:   看着躺在竹凉床上的我爷,整个人骨瘦如柴,穿着寿衣,戴着黑色红绸底子八角帽停放在厦子房中央。我心里难受,这么冷的天,就给他盖个小小的红绸金龙黄底的薄被子。难受的想哭,但又不敢哭,因为我爷还没咽气

  看着躺在竹凉床上的我爷,整个人骨瘦如柴,穿着寿衣,戴着黑色红绸底子八角帽停放在厦子房中央。我心里难受,这么冷的天,就给他盖个小小的红绸金龙黄底的薄被子。难受的想哭,但又不敢哭,因为我爷还没咽气呢。
  幸亏听了姨奶的话,先张罗着把人安顿好了,寿衣、寿帽穿齐整咧,儿女孙子都往回叫着,给我三爸打电话让往家里赶!要不然谁要是先哭,心以乱,场面估计就要失控咧。
  唤我大妈去叫小林他妈来,木匠丁子他妈小脚走路慢,所以让我哥去接。主要来的目的是给我奶定神,坐在热炕上给我奶宽心,安慰我奶。一旦儿孙婆媳们哭起来怕热炕上的我奶受不了这个打击昏死过去。屋里到大门外全部换上百瓦的大灯泡子。
  各路人马忙活的差不多了,外面跑的把丧事用的香炉蜡台都借来了,扯了十尺孝布,砍来很多杨树木棍做丧把子,说给红灯笼上糊上白纸接上灯线就可以了。买阴纸的,孝子盆的,都回来了。
  都在等,等我爷咽气。等我爷交待临终遗言,但我爷不说一句话,也不言传。大妈去用棉花球放在我爷的鼻子前看出气不,我远远就看到手里的棉球在动,心里暗喜。因为我不想他离开我。
  我姨奶说时辰没到,黑白无常还么来叫魂昵。还说,我爷他还有个心愿莫有了,不肯咽最后一口气,心不甘。我觉得我爷是在等我三爸呢,迟迟不肯撒手人寰。
  很多年以后我奶死的时候也是这样子。那时我刚到国内,准备换乘回家,给家里打电话就听到我奶病重,但我回来时也没见到她最后一面,让我内疚到现在。
  听长辈说,如果老人在咽气之前迟迟走不了,三魂七魄中的三魂不附体,魂不归一,就要把三魂喊回来。要喊魂回来后,人才可以咽气,才能驾鹤西游走入西方极乐世界。这种就叫架阴桥。
  要架一座阴桥,喊魂。是因为附近谁刚生了儿子,投胎后的新生儿命硬相克,气场强大,把魂给镇着咧!吓着咧!魂要靠亲人的声音来引路,这时就需要架桥喊魂。
  用黄表纸从未咽气的人跟前开始搭桥,将黄纸对折,一张一张参连起来,象搭积木一样,开始从屋里面往外架桥,一直架到厦子房外,顺着前房走廊,摆过大门,往左拐个弯,直通到外面大路的丁字路口。架阴桥,由家族男性来完成,这个是有说法的。
  还要在黄表纸上写上被叫魂人的名字。从屋里开始点黄纸,然后随着黄纸点燃,慢慢往外面烧去,边烧着纸边要注意不能让火熄灭,如果火在半路中灭了,这个魂就喊不回来。纸烧着,就要开始喊:田学善回来咧么?后面还要有人应声,回来咧!再喊:田学善回来咧么?后面再次应声,回来咧!喊三遍,答三遍!喊魂必须是三代人,我二姑喊魂,我应答。
  我屁颠屁颠的跟着我二姑后面。她在前面喊:“田学善回来咧么?”我答:“回来咧!”她再喊,我再答,只见她双手护着红色的火苗,撅起屁股向前移步。我也效仿跟在后面。纸燃烧的很慢,红色的火苗,黄色的表纸稳稳平平的往前走,后面留下一道长长的黑龙,拐来拐去,煞是好看。
  纸烧过一半,刚烧过大门外,转了个弯儿,一阵寒气吹进我的领口,窜进身体,只见火焰噗嗤一窜,闪一道蓝光,再噗嗤一下,闪一道红光。蓝光像窦尔敦,红光像关羽。我就好奇咧,一个是清朝的绿林豪杰,一个是义薄云天的关羽。他俩有啥仇?在这里扭打在一起。火焰忽高忽低,忽左忽右!谁都不让谁,是在交战,一会蓝光吞了红光,一会红光又吞了蓝光。
  眼看着火苗就要灭了。吓得二姑赶忙就用双手去护左摇右摆的火苗和黄纸。“达回来咧么?”我鬼使神差道:“达回来咧!”“达——回来咧——么?”二姑声音颤抖。我拉长声音:“达-达-回来咧!”这时只见前面二姑浑身颤抖:“达你抱哈我?”我再拉长声:“达-我么哈你!”
  就在瞬间,感觉到有人从我身旁掠过,黑袍子,大裆黑棉裤,白袜子,棉布鞋,戴着个黑色红稠底子的八角帽。我便问:“爷!你干啥起咧?”“我浪起咧!”他问,“你跟秋云奏啥昵?”“我给你烧个黄表纸,一会就奏回起咧!”我道。“嗯!”他冰冷的应了一声,头也不回往大门里走去。
  我二姑扭过头问:“勃勃,你跟谁说话呢?”“我爷么!”我答道。“你爷的魂回来咧?”“嗯!他刚迈进门道儿”我说。只见她汗珠顺着额头留下来了!
  她回过头继续跟着黄表纸燃烧的方向喊着刚才的话:“田学善回来咧么?”我也答应:“回来咧!”
  最后一张黄表纸在十字路口化为灰烬,一道蓝焰直冲云霄。终于忙活完了,和二姑转身正准备往回走啊,就听到门里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我滴达啊……我滴达啊……”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2008.11.23随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