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有佳人(上)

2017-06-27 09:11:48   发布(作)者: 五扶    来源:   点击:

关键字:佳人

核心提要:   锲子  “我乃大秦的归宁公主,你这残害忠良,弑父杀兄的混蛋算个什么东西?”归宁手握长剑指着胡亥,恨极了他的无良又残忍,当日的情谊说不在乎就不在乎,即便是兄长可以残害,父亲也可以残害,更不要说大

  锲子
  “我乃大秦的归宁公主,你这残害忠良,弑父杀兄的混蛋算个什么东西?”归宁手握长剑指着胡亥,恨极了他的无良又残忍,当日的情谊说不在乎就不在乎,即便是兄长可以残害,父亲也可以残害,更不要说大将军蒙恬了。胡亥拦着护驾的人,走到归宁面前,悲痛又强势的看着她说:“归宁,我才是你的兄长!我们才是一个母亲的胞兄胞妹!我今日不杀扶苏,来日倒在你面前的人就会是我。”归宁看着面前英俊秀气的男人,想起了多年前的情况,二兄长、大哥哥、蒙叔叔、皎皎……吃酒划拳,舞剑吹埙,竟恍如昨日梦。
  “可是今日先走的人是大哥哥,你若不窥视大哥哥的皇位,大哥哥又怎么会杀你呢?二兄长,归宁真恨你是胡亥,大哥哥是扶苏啊,你是无辜的,难道大哥哥不是吗?他那样温良的公子,怎么狠的过你?”归宁哽咽的抱住了胡亥,心里一痛,手里的剑从手心滑落。天上是朦胧的小雨,胡亥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归宁说:“我没有办法真正怪罪你,也没有办法替父皇大哥哥原谅你,更没有办法让蒙叔叔黄泉孤独,二兄长,我……也得走了。”
  归宁趁胡亥不备,将他一把推开,捡起地上的剑,自刎于咸阳宫中。
  是年公元前210年,扶苏公子死后的第十一天。
  
  蒙恬无法忘记那个夜晚,昭阳宫的梧桐树下,刚刚及笄的小公主,弯弯的眼睛,被丝带绾起的青丝长发,浅红色的衣衫,如莺哥般的声音,欣喜的重复着喊着蒙叔叔。
  他站在将军府的楼阁上,看着藏蓝色的天空,微微出神,好像是又忆起了归宁刚刚及笄时了。月光若有若无的撒在树梢,房顶,假山,湖面,地面还未消融的雪上。婢女皎皎过来递上了裘皮大衣,披在他身上。蒙恬放柔了神情,递给了皎皎一盏茶,两个人开始交谈,谈天谈地,谈山谈水,最后谈到了大秦第一美人赢归宁身上。
  “将军刚从塞外回来,可能不知道,打从您离开咸阳城后,公主每逢这个时辰必得来这儿走一遭,登上顶楼,盯着塞北的方向,猛地一瞧,还真像块望夫石。”蒙恬轻轻一笑,走到了窗边。恰巧就看到了正主过来跑了过来,真可谓是说归宁,归宁到。
  瞧她一身火红的斗篷,斗篷的帽檐上嵌着的是白狐的皮毛,娇嫩的脸蛋上不染脂粉,当月光打在她脸上时,却显得她肤如白雪,枝丫的影儿被迷住了似的往她身上跑,蒙恬见此,心为之一动,越发觉得像画,只是不知是人入了画,还是画上的美人跑了出来。他正欲开口呢,反被归宁抢了先。
  “听大哥哥说,蒙叔叔今天要回来,所以我过来看看,可是打了胜仗?可还健康。”
  蒙恬回答说:“劳公主挂心了,臣好着呢,你可要上来吃杯热酒?”
  归宁抿了抿嘴,没有回答就跑了上来,皎皎帮她脱了斗篷,递上来一个暖炉,她就走到了蒙恬身边,絮絮叨叨的说:“今天还真是冷,蒙叔叔你说是吗?”蒙恬给她斟了一杯酒,道:“天冷你不好好的在你的昭阳宫里待着,倒跑我这儿来了,真是没道理,你大哥哥,二公子他们竟也不管。”归宁一手抱着暖炉,一手接过蒙恬递来的酒,气恼的说:“大哥哥哪有空管我?他正和二兄长瞧着关外的难民呢,再者说,我来这儿,还不是因为想蒙叔叔了。”归宁往日素白的脸上,现在爬满了绯红,一双极美极亮的桃花眼,盯着蒙恬坚毅立体又有精神的面庞,一动不动的,越发显的她动人心魄。蒙恬这个在战场无人能敌的大将军,饶是再厉害,也被归宁看的老脸一红。皎皎见此,噗嗤一笑,走了出去。
  “蒙叔叔,将子无怒,秋以为期。明年秋天你娶我好不好?”归宁喜欢蒙恬是世人皆知的事,只是像如今这般露骨的表明,倒还是第一次。蒙恬看着她不说话,轻轻的将她推开,归宁怔怔的说:“你是不喜欢我吗?”她委屈的望着他,眼中纵有千分柔情,也倾不到她想要的蒙叔叔。蒙恬转过身去,语气轻柔:“阿宁,不要这样……”归宁微怒,瞪着他,跑了出去。他想要追,最后却没有,皎皎在外面看着一身红衣的女子,在雪地里边哭泣边离去,一个女儿家都要心生怜惜之意了。她轻轻叹息,走了过去,与蒙恬比肩而立,说:“将军真是狠心,归宁公主那样妙的姑娘也能拒绝,真不知这世间还有谁能入你的眼。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你今天真真不该驳了她,晋阳侯家的公子廉前几日向皇上求归宁,皇上应了,你可知道?归宁一个女子,又没了母亲,在宫里能有什么地位?公子扶苏与公子胡亥同样为人子的,说不上话。这公主眼里心里全是你,饶是公子廉是个仙物,她恐怕都不会放在眼里了。你今日驳了她,她心气高,性子拗,还不知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呢,于晋阳侯,于公子廉,于皇上,于公主恐怕都是不好的。”
  蒙恬微微一怔,他没有想到他出征不过几个月的时光,咸阳宫里竟发生这样大的事。他现在真想马上就跑到始皇那儿,告诉他:“归宁应该是臣的夫人,晋阳侯的公子吗?哼!怕是他老子都不够格跟臣抢呢!”可是他克制住了这种情绪,不知道于众人而言是好是坏,反正对于归宁而言是个顶级糟糕的事。
  “哦?那不是很好吗?晋阳侯的公子?听人说还算是个人物。”他违心的说着。
  “呸,就他那配得上归宁,若他算个人物,那将军是什么?恐怕一百个公子廉都不上一个将军呢!将军又怎么甘心将公主拱手让人,您不是不喜欢公主的吧。”
  蒙恬听了这话很受用,他弯了嘴角,仰起了头。
  “我是个粗人,配不上归宁,指不定那天就死在战场上了,可是归宁还小……我怎么忍心让她一个人守寡?”
  “呸呸呸,将军说什么胡话?能让将军死在战场的人,怕还未出生呢,您让公主嫁给了公子廉,那才是真真的守了活寡呢。”
  皎皎语毕,回了梅园休息,蒙恬则是在楼阁上待了一宿。
  自从那日之后,归宁再也没有踏进将军府一步,蒙恬自然也不会放下脸面去哄一个小姑娘,他每日吃吃喝喝,也算畅快。有人向始皇谏言说‘将军该娶妻了。’蒙恬自己没有说什么,倒是归宁暗地里劝始皇:“大将军是我们栋梁之才,怎么可以沉溺于儿女情长之中呢?父皇再缓缓。”可是大将军也是人啊,也得娶妻生子啊!你有见哪个臣子是因为有才气,是个栋梁而不成亲的吗?始皇何等聪明一眼就看穿了归宁的小女孩心性。他语气淡淡的问道:“阿宁要是喜欢大将军的话,父皇替你做媒可好?晋阳侯那边推了便是!”哪知她冷哼一声,回答:“大将军心里没我,儿臣为什么要倒贴上去?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2008.11.23随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