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梦呢

2017-06-27 09:11:54   发布(作)者: 帝色萧萧    来源:   点击:

关键字:你做梦呢

核心提要:   我拿着锄头往地里走,想赶在落山之前干完我所有的活,毕竟柳南春不会在自己也很忙的时候,抛下自己的活来帮我。  “太后驾到!”小太监一嗓子吼出去,群臣应声而跪,他们在等着我的到来,我就是他们口中的

  我拿着锄头往地里走,想赶在落山之前干完我所有的活,毕竟柳南春不会在自己也很忙的时候,抛下自己的活来帮我。
  “太后驾到!”小太监一嗓子吼出去,群臣应声而跪,他们在等着我的到来,我就是他们口中的太后,他们在等我开宴会,我掐了一下自己没痛觉,我估计是在做梦吧!能看见这么多的美食我愿意死在这个梦里!
  梦其实可以反应一个人最深的渴求,好吧!这是我瞎叨叨的。看着这么多的食物只能看不能吃实在找虐!饥饿感把我从梦里拉了出来。然后看都没得看了。
  梦里华服加身我乃一国太后,现实我TM正在锄地!知道梦境有多胖了吧!而且阿三刚刚告诉我朝廷又加了一倍的田税。我只能仰天长啸了。
  “小锦!你要是实在困难上山采些药拿去买吧!幸运的话,卖一次你可以撑一段时间了。”
  “阿三!你怎么知道的?”
  “柳南春告诉我的啊!”
  我还是比较相信柳南春,这些年无论村子里的人有多穷,有多少人没饭吃,他总是像变戏法似的给我送些有的没的,我着实感动,柳南春送了这么多的东西,解救了我多少次的危机,这让我怎能不喜欢他?
  就凭着我对他的信任我背起药蒌往山上走,七月还不至于什么都采不到,我走到河边就看见了车前子,别的药我不一定会认识这个还是认识的。
  “姑娘!你有病。”我回头一看,一个白衣服的胖老头站在水面上,记住就是水面上。胖老头说我有病!我一个石头砸过去,他沉了……
  “有需要随时来找我。”胖老头在水面上只露出一个头,着实吓人,又一个石头砸过去他彻底沉了。
  我跑到集市上去卖药材,最后三吊钱就把我打发了,不过卖药的三吊钱足够我一个月的生计了。
  我把空药蒌放在我桌子上,我弄水洗手,“小锦来帮我下。”外面好像是柳南春的声音,来就来嘛,干吗踹我门呢?我擦干手去开门。
  柳南春搬进来几个礼品盒子,礼品盒子摆了满满一桌子拿这么多东西怪不得踹我的门。拿这么多东西我还是有些小激动呢。
  “明天是七夕!我怕你没有过节的东西,我给你准备好了,感动吧?不用感谢我了。”好好的话在他嘴里怎么变得那么欠揍呢?柳南春不开口犯贱的话那就是个天下宫阙的绝色男子。全毁在这张嘴了。
  “你不说话!我说不定会谢谢你呢。”
  “小锦!这么可以无情无义呢!无情无义要天打雷劈的。”柳南春揪着我的辫子,像是让我吃一下苦头似的。
  “你比我高!要劈也是先劈你。”我一巴掌呼了过去,柳南春放开了手。
  “不闹了!不闹了!我要说正事了。”我把礼品放一边腾出来桌子给他倒了些水,至少我要让他坐下来。
  “好像边关要打仗了,明天是七夕估计我们可能要过最后一个和平的七夕了,明天我们一起去灯会好吗?”
  我笑了,边关打仗和灯会有个毛关系?想约我直说啊!
  “去!当然要去啊!不去宰你这一笔我就不叫织梦锦!”
  “村口大槐树下,那条河边等我。”
  得了我的肯定答案,柳南春安心走了,而我也破天荒的找去我偏蓝色裙子,我重视这个节日,我过个节还有美男陪伴,而且还是我最爱的那个。不为别的就因为柳南春,别人说的女为悦己者容我相信是真的了。
  第二天我心里那叫一个激动!我早早地换上了我的裙子,我不去采药也没有锄地,我就怕裙子弄脏,我挨到晚上去了大槐树小河边。
  柳南春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穿的什么玩意?不伦不类的,真不像你。”我发誓今天我不抽他,我就不叫织梦锦!柳南春看了我一眼拔腿就跑,我提着裙子追着柳南春跑了三条街,我好好的兴致就因为一句话就这么没了。
  跑了三条街我也找不到柳南春,我索性坐在了河边,等着他自己出来,柳南春有一个特点永远不会无故消失,当你急得直哭的时候他会站在你的身后,拿着一方锦帕替你擦干眼泪。我捏准这一点于是我坐在了河边。
  我坐在河边才感受到灯会应该有的气氛,猜灯谜的也是有人忧愁有人伤,最可笑的是灯谜你知道这个题的答案我知道那个题的答案,谁都不肯告诉谁,若是说出自己的答案或与别人交换,摊主会赔死的吧!可惜人总是想着我得不到的,你也不能得到。
  我不去看灯谜伤脑,现在居然有胡商卖琉璃挂坠,琉璃这个东西也不知道胡商怎么做出来的,模样竟像水晶一般透明,甚至比水晶更好!成衣铺里在七夕节推出了套装,感觉还挺贵的。想到这儿我低头看看我的蓝裙子,有那么奇怪吗?
  我看向周围别人家的小姑娘不都是这么穿的吗?苏员外家的女儿站在河边衣物着实华丽我看着她的衣饰不也是这样吗?
  “扑通!”又沉一个..苏小姐说沉就沉了。
  我不会水我也不是圣母,我自然不会去救她。案发现场旁观的总是比施以援手的人多。我看着水中央看有没有人救她。
  “苏媛!我来救你。”那个声音是!柳南春!他会水吗?
  我看着他跳了下去,我也跳了下去,三秒钟内我感觉到了后悔,我不会水,我在水里挣扎着,感受着不少的水往我的身体里倒灌,我不知道别的我只知道我有可能会死。
  我感觉我的身体越来越沉,我隐约看见柳南春游到了苏小姐身边,他仿佛没有看见我快死了一样,柳南春!为什么不救我?
  不管了!我累了。我放弃所有的挣扎,任由自己的身体下沉,本来我的生死就无人在乎。
  后来我的身体被人硬拉了上来,映入我眼睑的是一个头发微卷的男子,略带有异域风情,他抄着一口蹩脚的中原话问我,“你没事吧?”我耳朵里堵着水有些听不清,但我能明白小卷毛在问我我的安危,不是听的,是猜的。
  我远远的看了眼,柳南春抱着苏小姐,苏小姐呛了水猛咳着,柳南春用不轻不重的力气给苏小姐捶背。柳南春眼中的柔情是从来不曾对我有过得。我在那一刻感受到了比濒死更难受的感觉。
  “姑娘!你还能站起来吗?”
  小卷毛抄着一口搞笑的口音,一本正经的问我,我差点没绷住笑了出来。
  “我可以!”我强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无奈我的腿像是别人的一般,我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我又重重的摔了回去。
  然后小卷毛在灯会上众目睽睽之下抱起了我,我双手搂住小卷毛向后看,柳南春还在对苏小姐嘘寒问暖,好似柳南春不知道织梦锦也落水了一般。小卷毛也不在乎我会把他的衣服弄湿,这我还是很感动的。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2008.11.23随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