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沐春语

2017-06-27 09:12:00   发布(作)者: zm_1998    来源:   点击:

关键字:如沐春语

核心提要:   在这严冬的世界里,尚处襁褓中的薇语,在白雪皑皑的山林中饥寒交迫,脸蛋发紫,生命垂危。这时一位樵夫发现并收养了她,好在樵夫用自己的体温再裹上几层被褥之后这个婴儿好转了过来。时光如白驹过隙,十数年

  在这严冬的世界里,尚处襁褓中的薇语,在白雪皑皑的山林中饥寒交迫,脸蛋发紫,生命垂危。这时一位樵夫发现并收养了她,好在樵夫用自己的体温再裹上几层被褥之后这个婴儿好转了过来。时光如白驹过隙,十数年之后,薇语长成亭亭玉立的青春少女,她和沐希共同度过了一段愉快美好的时光。樵夫家住在山下,沐希是邻居家的儿子,夏天经常带着薇语跑进山里,他们在树影下追逐,爬上树梢掏鸟蛋,挖蜂蜜喝山泉,无拘洒脱。“薇语,你笑起来的样子很阳光”看着她脸上的两个酒窝在日芒的照耀下透出健康的红润肤色,沐希坐在粗壮的树枝上说道,两只脚伸入下方冰凉的溪流中。闻言,她的笑容更加灿烂了。沐希生的细皮嫩肉,无论是颜容还是身躯都是那种一表人才,比例完美的属性。“是吗?那你喜欢我吗?”闻言,看着她素颜下的一双明眸,沐希突然顿住了,脸上的笑容僵硬在那里,不知所措。半晌,只见他爬了起来,手脚不协调地向着村里迅捷地奔跑着,速度极快,呼啸而去。望着他远去的身影,她愣住了,连奔跑的背影都是如此的潇洒,不过~,为什么他要跑呢,是自己太唐突了么?可是她怕,怕自己若不快点表白,村里的那些漂亮女孩会把沐希从自己身边抢走。虽然现在沐希还是只和自己玩,而这也是她之所以说出这句话的资本,她知道沐希心里是有她的。沐希就像大哥哥一样每次都牢牢握紧薇语的玉手跑进这座大山里戏耍。之后的几天薇语都没见沐希来家里找自己玩,薇语是个宅女,向来是如果没有人带领,又没有事要出去,她可以窝在家几个月甚至几年,只有沐希的出现才会让薇语内向的性格渐渐变得开朗。而从养父那里得知,最近也没有见到过沐希出现在村里。‘他生气了吗,难道他不喜欢我,还是他心里有别人了?’薇语忽然发现,几天没见沐希,她不禁开始坐立难安,心里开始胡思乱想,‘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只是我一厢情愿么’自嘲一番后,薇语试着抛却脑海中的念头,闭目躺于床榻之上,可却辗转反侧,始终无法入眠,终于,最后薇语下定决心,明天去他家问问他,“他应该是喜欢我的吧”嘴中呢喃了一句,总算是带着甜美的梦入眠了。在梦里,她借着摇曳的烛火在帮沐希缝衣服,一头乌发被岁月染白,但脸上却满是幸福的表情。
  翌日,薇语起了个一大早,草草的洗了一把脸就直奔沐希家而去。“伯母好!请问沐希在家吗?”“是小语啊!来找小希?他就在房间,也不知这孩子怎么了,这几天一直窝在房间不出去”“谢谢伯母”简单与阿姨寒暄了几句,就向着沐希卧房而去。看着小语端庄贤淑的背影,阿姨笑着嘴中嘟囔了几句“小语这孩子长得真婉静,配我们家沐希多好”当敲了几下,门终于吱呀一声打开了一般,一张秀美的小生颜孔冒了出来,只不过那对浓厚的熊猫眼特别的扎光。出现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沐希。当他看到是薇语时,表情立即变得惊慌,急忙挡住屋内木桌上的东西。“怎么是你?”“嗯?不欢迎我?”薇语眨着晶莹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哦,不是,欢迎”沐希僵硬的回答,显得很木讷。“那,看你的表情,里面有什么?”“额,没有”像是被此话突然惊醒了一般,他略作振奋,不过还是难掩倦意的打了个哈欠。“那给我看看”正说着,薇语趁沐希没防备冲进屋内。后者完全没有料到她有此招,当反应过来时佳人却已入屋内。看着木桌上雕到一半的木雕,其温文尔雅的脸部轮廓,赫然是薇语的样子“这是送给我的?”看着这一幕,沐希没法,只得承认。其实薇语在沐希房门打开的时候就看到那木雕了,只不过心中很希望由他嘴中说出那是送给她的“这是我送给你的定情信物,我已经在努力赶工了,可还是没有雕完就被你发现了”看着他脸上重重的黑眼圈,薇语瞬间就扑上去抱住了他“傻瓜!谁要什么定情信物啊,我只要你!”闻言,感受着从少女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沐希感觉心都被融化了。“对了,为什么当时我问你喜不喜欢我,你要逃走”“那是因为我听娘说过,父亲和她表白时,就送过她一个定情信物,自此我就认为,表白时不都要送定情信物的么?我不想草草的度过生命中那么重要的时刻”“那很重要么,以后我们还要举行婚礼呢”“嗯!只要是和你在一起,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那个上午,他们紧紧相拥了很久。不久,樵夫家与邻居家传来喜讯,由于两家都很穷,婚礼很简陋,不过全场洋溢着幸福的味道。后来,为了改善家里的条件,沐希决定先去‘离殇’山拜师学武,而后参军。他背着包裹踏上了征程,而薇语虽然不想他走,虽然万分担心,却明白,那是一个男人的尊严和担当,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只有义无反顾的走下去,薇语能做的,只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
  在沐希走后的半年,一队精壮的人马蛮横的冲入他家取走了薇语的几滴血。仅仅三天,朝廷内便有数百穿着华贵的人士骑着高头大马前来他家,队列两行,只见一个娘声娘气的人跪拜在薇语面前,手捏兰花指道“公主,总算找到你了,这十几年来陛下一直很担心你,特命我等前来迎接主子回宫”薇语一时间不知所措,那太监见她没有言语,便与另外几人搀扶着将她送上马车。此时此刻,薇语只想着远在天涯的沐希,她想在这里等着沐希回家,却奈何这几人力气颇大,几下就将她架上车里。就这样,车轮滚滚,留下了两行车辙,带走了薇语的思念。当数年过去,沐希好不容易以自己的战功换取数月的假期回家时,却发现家里早已是物是人非,只留下一座破旧的茅草屋,村里有人就传言,薇语改嫁了一个大官,因为当时有人看见官府的人去过他家。没办法,沐希虽然不相信,却也耐不住岁月的侵蚀,逐渐万念俱灰,不过他的武艺却更加精湛绝伦,,手上爬满了舞刀弄枪的老茧,在军中鲜有对手。慢慢的,他爬上了大将军的职位,被调回朝都。这一次,他的任务,是护送淑仪公主远嫁西域。路途中,淑仪公主一直以红纱覆面,沐希坐在白马上邻近车子。从窗户,公主可以阅得将军面孔,而沐希却无法观知淑仪样貌。“将军心中可有人?”这是公主与将军说的第一句话。“没有”沐希只是平淡的望着前方。“你撒谎”淑仪有些激动地道“公主何以知晓在下撒谎”“据吾得知,将军尚有一糟糠之妻”“哦?没有,若有,便只在心里,不在人世”“那~~将军恨她吗”“不恨”“将军又在说笑,被人抛弃,哪有不恨之理。”接着又是一阵沉默。夜,繁星点点“公主,不知深夜召我前来有何贵干,是旅店住的不顺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上一篇:2008.11.23随想
下一篇:最后一页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