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从盗墓笔记看到盗墓知识 基本都是错的

2017-11-17 14:28:06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笔记 知识

核心提要:  章瑜   中国人对盗墓所有的认知,可能都来自于几本网络小说。无论是《鬼吹灯》还是《盗墓笔记》系列,都给人们造成了这样的错觉:盗墓贼神通广大,不仅可以从古书藏宝图中拿到信源,还可以手持罗盘和洛阳

  章瑜

  中国人对盗墓所有的认知,可能都来自于几本网络小说。无论是《鬼吹灯》还是《盗墓笔记》系列,都给人们造成了这样的错觉:盗墓贼神通广大,不仅可以从古书藏宝图中拿到信源,还可以手持罗盘和洛阳铲,分分钟就“分金定穴”;盗墓贼前途无量,地底下有大量宝藏古墓等着盗墓贼去探险和挖掘。

  人们对于探险和灵异故事的向往,让盗墓类小说收获了无数死忠。2015年8月17日,大批《盗墓笔记》的拥趸前往长白山,参加由长白山青年联合会、新文化报社共同主办“十年之约相聚长白”活动。小说中的主人公从2005年开始守护长白山青铜门,为期十年。B站一则相关视频中,呈现着整齐划一的弹幕“此生不悔入盗墓”。 “稻米”们随身携带者各种盗墓笔记相关周边物品“稻米”们随身携带者各种盗墓笔记相关周边物品

  /视觉中国

  即便在新闻中,盗墓也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2016年4月,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盗墓案宣判,涉案金额达五亿元,主犯姚玉忠被称为“摸金校尉”、“关外第一高手”、盗墓界的“祖师爷”,号称可根据山河走势和星辰位置定位古墓。

  但其实,今天的盗墓贼往往十分落魄。2017年10月,湖北警方抓获了一个6人的盗墓团伙,这些人在随州多次盗墓均以失败告终,最后索性将赝品卖给他人,假装是盗墓所得。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大多数盗墓贼水平有限;另一方面,则是在盗墓这件事上,古人早已抢占先机,留给后人的未经盗掘的墓,实在已经不多了。

  很多墓,在古代就已经被盗了

  在中国,几乎从有墓葬的那一天起,就有了盗墓者。

  以帝王陵墓为例,商代王陵的多座墓葬,最晚在周代就已经被盗。著名的妇好墓则是唯一一座未经盗掘,保存完好的商代王室贵族墓。到了春秋战国时期,更是出现了国家还在,国君的墓却被盗掘了的情况:据《吕氏春秋》,宋文公墓和齐庄公墓分别在宋国和齐国还未灭亡时就已经被盗。先秦时期的盗墓风气,已经到了“大墓无不抇(抇,即发掘)”的程度。 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纪念殷墟妇好墓考古发掘四十周年特展

  /视觉中国

  古人死后,他生前最珍贵的物品也一起随葬。葬礼往往极尽奢华,厚葬逐渐成为当时一种炫富的方式。厚葬与其说是为了死者,不如说是为了生者的面子,葬事的规模也以奢靡为荣,以节俭为耻。

  由于厚葬风俗可能招致盗墓者的觊觎,于是许多古人纷纷对厚葬予以谴责,并且推崇薄葬。孔子、齐桓公都曾有过反对厚葬的言论,齐桓公甚至下令“棺椁过度者戮其尸,罪夫当丧者”,惩罚厚葬的行为。然而到了西晋永嘉末年,齐桓公的墓被盗掘,随葬品中“金蚕数十薄,珠襦、玉匣、缯彩、军器不可胜数”,可以说是大型打脸现场了。 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金饼,体现厚葬风俗/视觉中国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的大量金饼,体现厚葬风俗/视觉中国

  一些墓葬会遭受不同时代的多次盗掘。位于陕西凤翔的秦公一号大墓,占地五千多平方米,随葬器物丰厚,从汉到唐、宋,跨越千年的盗墓者来了又去,各取所需,留下了二百多个盗洞。部分被盗墓葬还会遭受火烧,据统计,仅汉墓就有三十余座有被火焚烧的痕迹,放火原因有可能是防止鬼魄报复和掩盖盗掘痕迹。

  朝代更迭的时候,由于社会动荡,对此类行为难以追责,盗掘之风尤为盛行:王莽新朝末期,西汉帝陵被赤眉军“发掘诸陵,取其宝货”,甚至还奸污了吕后的尸体;东汉末年,董卓、吕布劫掠了东汉帝陵;唐末五代,耀州节度使温韬疯狂盗掘唐陵,十八陵除乾陵外悉数被盗;北宋帝陵被伪齐皇帝刘豫盗空;南宋帝陵在元代被破坏,宋理宗的头骨还被改造成酒杯。这些帝陵,在当时无一不是浩大的工程,汉武帝16岁当皇帝,第二年17岁就开始修墓,直到70岁去世,这座修了53年的陵墓,在汉代就已被盗掘多次。

  不仅是帝陵,很多你在高中课本里见到的历史人物,他们的墓也已经没什么随葬品了。曹操墓不但没有七十二疑冢,还多次被盗掘,剩下的随葬品多为陶器、石器和铁器。写出“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的汤显祖,其墓葬更是被破坏殆尽,连尸骨都不复存在。 2017年8月,2017年8月,

  江西抚州发现汤显祖家族墓园/视觉中国

  中国历朝历代在立法上均严禁盗墓,《淮南子》写道:“发墓者诛,窃盗者刑,此执政之所司也”。

  统治者通常会对盗掘墓葬的人处以严厉的惩罚,《唐律疏议》对“发冢”者有明确的刑罚规定,并且按照情节轻重量刑有所不同:“诸发冢者,加役流;已开棺椁者,绞;发而未彻者,徒三年”,盗墓的人都要罚以劳役并流放远方,盗掘墓室但没有打开墓主棺椁的,判处徒刑三年,打开墓主棺椁的则施以绞刑。

  即使在恰逢特殊庆典,皇帝对囚徒减罪赦刑时,挖坟掘墓作为重罪,也不在赦免之列。历代针对盗墓的刑罚不可谓不重,盗墓贼饱受歧视,在贼中的地位和今天监狱里强奸犯的地位差不多。即便如此,千百年来还是不断有人铤而走险。

  盗墓的人图什么

  那么在古代,墓葬为什么频繁被盗呢?

  主要还是因为钱。古来最为常见的盗墓动机就是劫取墓主人的随葬品,而大墓的随葬品更丰厚,对盗墓者的吸引力也就尤其大。《吕氏春秋》的作者谈及厚葬现象时就写道:“抇之必大富,世世乘车食肉”,民间也有“要想富,挖古墓”的谚语。《明史》记载了万历年间有人盗了唐代宰相李林甫妻子杨氏墓,得到“黄金巨万”,这笔财富最终被万历皇帝黑吃黑,收进皇宫内库。

  自商以降的厚葬风俗,平民对于财富的渴望,是古往今来,盗墓行为屡禁不止的最主要的原因,相传曹操曾设“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等官职,专司盗墓,将盗掘所得用于补充军费,盗墓行为也随之官方化。 靳东版网剧《鬼吹灯》片段靳东版网剧《鬼吹灯》片段

  趋利的盗墓者在随葬品中常常有所取舍:带走价值昂贵的,留下不值一钱的。青铜器、玉器、金银器、玻璃器等珍贵的随葬品被席卷一空,不易保存的漆器、廉价的陶器、随葬专用的明器则无人问津,具体来看,青铜器中被盗墓者偏爱的是各式青铜礼器,青铜车马器则一般不会被盗走;玉器中,金缕玉衣中的玉片也鲜少被盗墓者光顾。 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金缕玉衣汉代中山靖王刘胜妻窦绾金缕玉衣

  /视觉中国

  除去谋财,还有一部分具有政治目的或私人复仇性质的掘墓行为,春秋时期楚平王杀伍子胥的父亲兄长,伍子胥为了报仇便投吴伐楚,并挖开楚平王墓鞭尸。曹操墓在曹氏政权灭亡不久之后就被盗,头骨面部被毁,象征帝王身份的圭、璧、鼎都被打碎。有学者认为盗墓者是司马氏,自己政权不稳,担心曹氏复辟,于是破坏曹氏的“风水”,属于政治上的报复。

  中国历史悠久,在漫漫历史长河中总会有一些神智异于常人的存在,他们既不差钱,也跟死人没仇,却还是盗墓,其中不乏王室贵族。盗墓于他们大概属于个人爱好,是无聊生活中的消遣,如西汉广川王刘去,将封国内的古墓盗掘一空,又如南朝宋前废帝刘子业,效仿曹操设置了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两个官职,并派自己的两个叔父担任,实施盗墓行为。

  不论是哪种原因,盗墓行为都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后果。一般情况下,即使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也免不了受到舆论的谴责,而对待盗墓问题的舆论评判,往往会涉及到民族情绪。

  与其他臭名昭著的盗墓者相比,借军事演习之名盗掘慈禧墓和乾隆墓的军阀孙殿英,近年来却隐隐有洗白的趋势,其百度百科词条一度被修改为“因掘清东陵而著称的民族英雄”,所盗的两座墓葬“一座是满清乾隆酋长的裕陵,一座是慈禧妖后的定陵”,在知乎“如何评价孙殿英盗掘东陵”的问题下,最初的回答均为“挖得好”、“给汉人出气”、“大快人心”之类的言论,甚至有人给出“断清廷之龙脉”、“国士无双”的评语。 位于河北唐山的清东陵/视觉中国位于河北唐山的清东陵/视觉中国

  其实,孙殿英如果没有炸药,真的不一定能够进入清东陵,古人为了防止被盗墓,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

  为了防盗墓,古人有多拼

  既然严刑峻法都无法有效地遏制盗墓,为了确保自家墓葬不被人盗掘,古人往往会在墓葬中采取各种防盗措施,大致有墓外封堵、设置机关和文字震慑等。

  防止盗墓最直接的思路就是封堵墓葬与外界连接的通道。深埋,用砖、土、草泥、石块、铁水等物填塞墓道,秦始皇陵甚至可能灌注了水银。封堵墓葬导致盗墓所需的工作量提高,增加盗掘的难度,从而降低墓葬被盗风险。

  河北满城汉墓二号墓,是西汉中山靖王刘胜的夫人窦绾墓,此墓在地表岩石上依次堆积了大型石块、中型石块、小石块和表土,在墓道口砌砖封门,封门砖下为黄土和灰渣层,两层封门砖内浇筑铁水,形成铁壁砖墙。 满城汉墓二号墓门前堆积情况/《满城汉墓》满城汉墓二号墓门前堆积情况/《满城汉墓》

  江苏铜山县龟山二号汉墓,是西汉楚襄王刘注夫妇的合葬墓,此墓在南北两条墓道及甬道内均放置大量石块。

  最前端的编号为“第百上石”的塞石上,刻有铭文“楚古尸(夷)王,通于天述,葬棺郭(椁),不布瓦鼎盛器,令群臣已葬,去服毋金玉器,后世贤大夫幸视此书,目此也仁者,悲之”。这段文字先是摘录西汉楚夷王刘郢关于薄葬的遗训,继而表示:本墓没有随葬珍贵器物,后世的人看到这里请为我悲伤一会儿,就别再动我的墓葬了。

  根据盗墓者遗留在墓内的钱币和瓷器的年代判断,此墓至少在王莽新朝和南北朝时期被盗过两次,但在八十年代考古发掘时,仍清理出玉器、龟钮银印、铜车马器、铜矛、铁镞、陶俑、陶器等文物,可以想见原有随葬品之丰厚,塞石上的铭文之不可信,以及这种防盗措施效果不理想。 龟山二号崖洞墓甬道内堆积大型条石/《铜山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龟山二号崖洞墓甬道内堆积大型条石/《铜山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

  如果盗墓者已经来到墓室附近,将墓门顶死也是阻止盗墓者进来的有效方式。在河北满城汉墓一号墓(刘胜墓)放置棺椁及随葬品的后室,有一道石门,由门楣、门限、左右门框和左右门扉构成,门向内开。

  石门前铺一长方形门阶石,门限内部装一铜制顶门器,顶门器的后端实铅加重,由于前轻后重的关系,后端下垂,前端翘起,门扉经过时可以压下顶门器前端通过,门关闭后,顶门器前端又翘起,会自动将石门卡死,从门外无法推开。满城汉墓二号墓、南越王墓、北洞山汉墓等多个王室贵族墓使用的封门器原理都与此相近。 满城汉墓一号墓顶门器/《满城汉墓》满城汉墓一号墓顶门器/《满城汉墓》

  现代社会中很多低俗消息如“30秒之内转发这封信,不转发死全家”之类能够广泛传播,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即人对未知和死亡的恐惧,关于这一点,古人很早就在防盗墓的实践中领悟到了。

  在埃及,有图坦卡蒙金字塔中著名的法老的诅咒“谁打扰了法老的安眠,死亡就会降临在他头上”;在中国,有隋代李静训墓石棺椁上的“开者即死”。

  李静训,字小孩,是北周宣帝皇后、隋文帝女儿杨丽华的外孙女,病逝时年仅九岁,显赫的家族为她随葬了大量珍贵的金器、玉器、玻璃器和瓷器,并在精美的宫殿式石棺上刻了“开者即死”,保佑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安宁。该墓没有经过盗掘,并顺利地保存到1957年,被社科院的考古工作者发现。 李静训墓出土的高足金杯,现藏于国家博物馆/视觉中国李静训墓出土的高足金杯,现藏于国家博物馆/视觉中国

  相比之下,山东金乡县的鱼山村汉墓就没那么幸运了,该墓墓门的压槛石,被称为禳盗刻石,上面刻有“诸敢发我丘者,令绝毋户后,疾设不详者,使绝毋户后…”,意思是“谁敢来盗我的墓,我就让谁断子绝孙,即使不是故意破坏的,我还是要让你断子绝孙”,这座墓被盗得只剩下这几块石头,不知是盗墓的人不信鬼神,还是文化程度不够,没能辨认出石头上的字。 山东金乡县鱼山村汉墓的禳盗刻石拓片山东金乡县鱼山村汉墓的禳盗刻石拓片

  除了在墓葬内外设置障碍,一些贵族墓葬还会设置守墓人,甚至形成了世代守墓的家族。此外,受道教影响,民间普遍存在着的“盗墓有损阴德”的观念,古代文献中多有收录盗墓者遭遇恶报的志怪故事,应当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潜移默化的震慑作用,在著名单机游戏《仙剑奇侠传四》中,女主角韩菱纱的设定就是出身盗墓世家,整个家族均因盗墓受到诅咒而早夭,而她最终也没能摆脱这个宿命。 《仙剑奇侠传四》韩菱纱之墓《仙剑奇侠传四》韩菱纱之墓

  古人的防盗套路,总结起来就是宣传盗墓会折寿,立法对盗墓者进行惩罚,先吓退一些怕死的盗墓贼;将墓葬就堵得严严实实的,累死没有体力的盗墓贼;设置机关将墓门顶死,拦住没有炸药的盗墓贼;在棺椁附近刻上“开者即死”、“令绝毋后”等诅咒,做最后的抵抗,如果这些通通失效,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困境,两千年前的人担心死后被盗墓,如今的年轻人,可能更担心有人来蹦迪或者拌饭。

  参考资料

  [1] 殷维。 十年之约相聚长白[N]。 新文化报,2015-08-12(B01)。

  [2] 宋将萱。 起底中国最大盗墓案主犯姚玉忠:盗墓30年,被称为“祖师爷”[EB/OL]。 2016-04-15。

  [3] 陈咏。 租住屋内打洞 欲盗古墓文物[N]。 楚天都市报,2017-10-27(003)。

  [4] (汉)高诱注。 吕氏春秋[M]。 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4.08。

  [5] 王子今。 中国盗墓史 一种社会现象的文化考察[M]。 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2000.01。

  [6] 刘尊志,包桂红。 试论汉代墓葬被盗并遭火烧问题[J]。 南方文物,2017,(02):188-195

  [7] 潘伟斌,朱树奎。 河南安阳市西高穴曹操高陵[J]。 考古,2010,(08):35-45

  [8] 潘伟斌,聂凡。 曹操墓首次被盗问题探讨[J]。 中原文物,2012,(04):42-47。    

  [9] 倪伟。 汤显祖墓被毁半世纪后“重见天日”[N]。 新京报,2017-08-29(A11)。

  [10]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河北省文物管理处编。 满城汉墓发掘报告 上[M]。 北京:文物出版社, 1980.10。

  [11] 尤振尧,贺云翱,殷志强。 铜山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J]。 考古学报,1985,(01):119-133

  [12] 尤振尧。 《铜山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一文的重要补充[J]。 考古学报,1985,(03):352。

  [13] 耿建军。 江苏铜山县龟山二号西汉崖洞墓材料的再补充[J]。 考古,1997,(02):36-46

  [14] 唐金裕。 西安西郊隋李静训墓发掘简报[J]。 考古,1959,(09):471-472

  [15] 秦树景。 汉唐时期盗墓现象研究[D]。山东大学,2011。

  [16] 杨爱国。 先秦两汉时期陵墓防盗设施略论[J]。 考古,1995,(05):436-444。

  [17] 周金波。 汉代墓葬防盗手段述论[J]。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11(06):324-326。

  [18] 王子今。 中国古代惩治盗墓行为的礼俗传统和法律制度[J]。 重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03):5-11。

  来源: 湾流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