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手绘汉画像图考

2017-11-28 20:43:50   发布(作)者:    来源:   点击:

关键字:汉画 鲁迅

核心提要:  来源:中华读书报   鲁迅搜集的古拓本有5100种、6000余张,其中包括碑、造象、墓志、钟鼎、汉画像、铜镜、古钱、砖、瓦、砚、印等等。鲁迅不只是收藏,更注重对它们的研究。特别是对汉画像的研

  来源:中华读书报

  鲁迅搜集的古拓本有5100种、6000余张,其中包括碑、造象、墓志、钟鼎、汉画像、铜镜、古钱、砖、瓦、砚、印等等。鲁迅不只是收藏,更注重对它们的研究。特别是对汉画像的研究,鲁迅是有开创性贡献的。

  在鲁迅编辑整理的有关汉画像的遗稿中,存有鲁迅手绘的六张汉画像图。这些图是绘在大小不等的毛边纸上,每张图上均有鲁迅写的中外文手迹,其中两张图上标明“少室”;两张图上标明“太室”;还有两张,一张上写“东阙南面”;一张写“西阙北面”。这六张图画的是河南登封嵩山的少室阙、太室阙和启母阙,名为嵩山三阙。

  阙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国家级礼制建筑的遗存,常建在陵墓、庙观门前,呈对称式分立于行道两旁,因左右分裂,中间形成缺口,故称阙(古代“阙”与“缺”通用)。这嵩山三阙始建于东汉元初五年至延光二年(即公元118-123年)之间,是现存的时代最早,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地表建筑,距今已有近2000年历史,1961年被国家公布为第一批全国文物重点保护单位,堪称“活化石”。

  这三阙各自四面均有画像,总计二百余幅,主要表现先人们生活、信仰、娱乐等活动,内容极为丰富,其中包括车骑出行、马戏、驯象、猎鹿、斗鸡、月宫、蹴鞠、铺首衔环、马伎、舞剑、龙、虎、玄武、象、羊头、犬逐兔、蟾蜍、猫头鹰、共命鸟、长青树、建筑物,古代人物故事等等,令人叹为观止。鲁迅用艺术的手法将其一一勾勒出来。用鲁迅手绘的汉画像图与鲁迅所藏的嵩山三阙画像原拓相比对,会令人惊讶的发现,前者是那样的惟妙惟肖,又饱含着艺术的风采。鲁迅的手绘图更加彰显了汉代画像原作的本意;所绘人物多姿多态,既有个性,也有生气;所绘动物,凸显其本性,给人以鲜活的动感。整体绘画和谐、壮观、厚重、美不胜收,潜藏着一种灵性,耐人寻味,值得细细品味。这一张张精美的艺术珍品,充分展示了鲁迅在绘画艺术上的造诣,令人折服。

  这些绘画鲁迅画于何时,又从何而来呢?

  鲁迅从1915年就开始关注中国汉代画像。蔡元培先生在1936年写的《记鲁迅先生轶事》一文中写道:“我知道他对于图画很有兴致,他在北平时已经搜辑汉碑图案的拓本。从前记录汉碑的书,注重文字,对于碑上雕刻的花纹,毫不注意,先生特别搜辑,已获得数百种。我们见面时,总商量到付印的问题,因印费太昂,终无成议。这种稿本,恐在先生家中,深望周夫人能检出来,设法印行,于中国艺术史上,很有关系。”蔡先生的回忆,告诉了我们两个重要的事实,一为:鲁迅是中国少有的较早开始搜集并研究汉画像的人士;再者是鲁迅生前已编就汉代画像集。

  事实正是如此。在北京时期鲁迅就搜集了山东、河南、四川、甘肃等地的汉画像拓本,编就了汉画像集。1926年鲁迅到厦门大学工作时,曾准备将其出版,鲁迅在《厦门通信(三)》中说:“我最初的主意,倒的确想在这里住两年,除教书外,还希望将先前所集成的《汉画象考》和《古小说钩沉》印出……及至到了这里,看看情形便将印《汉画像考》的希望取消。”

  鲁迅所拟《汉画象考》全书共8篇15卷。包含有阙、门、石室、食堂、摩崖、瓦甓等多种汉画像。《汉画象考》的“第一篇”就是“阙”,其中就有太室阙、少室阙和开母阙(又称启母阙)。这嵩山三阙的拓本鲁迅得于1916年和1918年。1916年4月23日《鲁迅日记》中记有“午后往留黎厂买嵩山三阙拓本一分,大小十一枚,二元”又1918年6月4日,《鲁迅日记》记有:“午后往留黎厂德古斋买嵩山三阙画像拓本一份计大小三十四枚,券三十六元。”1920年4月8日又得到许寿裳赠嵩山三阙拓本五枚。这些拓本全部现存,见北京鲁迅博物馆编《鲁迅藏拓本全集﹒汉画像卷Ⅱ》。但鲁迅在1918年6月4日购买这嵩山三阙拓本34枚的前四天,即5月31日,曾从德古斋借来《嵩山三阙全拓》,当日《鲁迅日记》记有“由留黎厂德古斋假《嵩山三阙全拓》一卷而归”。此《嵩山三阙全拓》本,系清末精拓本,为清末民初旧装手卷一大卷,卷轴长13米,高45厘米,卷页面题“中岳三阙丙辰六月重装旧拓”。鲁迅绘的六张嵩山三阙图应当是从这本《嵩山三阙全拓》本中录出的。鲁迅的图描绘出三阙各自不同的造型,并录出阙上多方位的画像。在这六张图中不但有鲁迅亲笔所书阙名、还有鲁迅注明“未拓”“此层未拓”等字样,并详细的标明此图所绘的方位,如“西阙北面”“东阙南面”“东”“北”“西”“南”等等,详细注明所绘的图在该阙的方位。但令人不解的是,在图上有鲁迅用法文书写的“东南西北”,并在下面注上中文字。如有用法文写的“西南”“北、从东至西”“北东”“南,从西至东”下面也都注有中文字。从鲁迅对这些外文字母的书写特点与笔迹来分析,这些法文字确为鲁迅手迹。众所周知鲁迅精通日文与德文,至于为何要用法文标注该图的方位,本人未查出依据只得存疑。这六张鲁迅手绘嵩山三阙图手迹,现存国家图书馆。

  鲁迅热爱祖国的历史文化,注意搜集历代的遗存。鲁迅搜集的古拓本有5100种、6000余张,其中包括碑、造象、墓志、钟鼎、汉画像、铜镜、古钱、砖、瓦、砚、印等等。鲁迅不只是收藏,更注重对它们的研究。特别是对汉画像的研究,鲁迅是有开创性贡献的:他赞扬汉画像“深沉雄大”,推重其奔放粗犷,认为它是充满生命活力的艺术。鲁迅1935年9月9日在致李桦的信中写道:“惟汉人石刻,气魄深沉雄大,唐人线画,流动如生,倘入木刻,或可另辟一境界也”。他深刻领会汉画的深邃,以此指导中国新兴木刻的发展,培养和创建了一支茁壮成长的新兴木刻的生力军。鲁迅对汉画像的大力倡导,使得美术界逐渐认识到汉画是中国古代美术发展史上的重要里程碑。如今汉代绘画艺术被艺术界称为“纯粹的本土艺术”,人们从多角度的解读汉代石刻画像,已形成一门“汉画学”。

  希望这六张鲁迅手绘汉画像图的发表,将给爱好汉画像的人们开阔眼界;给研究汉画像的学者提供珍贵的史料;给美术界提供有关鲁迅手绘艺术的探讨。(叶淑穗)


责任编辑:yszyz 

热点关注

小编推荐

图片文章推荐


看完这篇新闻,你的感受如何?

频道聚焦

24小时回顾